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一切从鹿妖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六章:梦外九载,梦中百年

第二百四十六章:梦外九载,梦中百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read8.com
  眨眼便是九年岁月。

  血煞之境中多出了一大片草木兴盛之地,灵气充溢之间,这片空间中的煞气被磨去了大半。

  放眼望去,天穹之上有着一道深壑的裂痕,撕开了这片空间,这九年以来,这条裂痕逐渐阔大。

  无尽的血煞从那裂痕之中不断溢出,这片血煞之地也慢慢走向了奔溃。

  九为穷极,一梦九载。

  而在那梦中,却是过去了五百年有余。

  “滴答……”

  滴水之声响起,在那棵高耸的树下。

  儒衣先生早已被草木青苔所掩盖,仿佛成了这片草木的一部分。

  自然因先生而起,而先生亦是融入自然。

  “滴答。”

  滴水之声响起,那缠绕在先生身上的藤蔓松动了一下。

  “轰隆……”

  一阵猛烈的震动响起。

  藤蔓破裂,山脊摇晃,这片山林之中的草木精气在这一刻拔高。

  那微弱的血煞之气也在这一刻尽数被赶了出去。

  “嗯……”

  却听一声闷响传来。

  躺在石板上的儒衣先生立起了身子,伸了个懒腰。

  周身覆盖的草木尽数退去。

  在这九年的风霜之下,那一生儒衣依旧完好无损,先生也还算当年的那副模样。

  “沙沙……”

  树木摇曳着,草地中的花朵争相开放,他们像是在迎接先生醒来一般。

  先生睁开双眸,便有一道清风从先生的眼中飞出。

  “滴答。”

  先生的眼眸之中荡出些许水波。

  “呼!”

  清风卷着一妖一灵,带着些许浓雾从那镜花水月中落出。

  竹玉再次睁眼之际,却是发觉自己已然不在长生观中。

  玄鹿亦是一头雾水,望着四周。

  他们回到了血煞之境!

  它在那镜花水月之中,入了仙门,修了仙法,求了五百年的长生!!

  陈九揉了揉有些发昏的脑袋,问道:“竹玉,我睡了多久?”

  竹玉站起身来,拱手答道:“先生一梦,梦中便是五百年岁月流逝,梦外却不过十年岁月。”

  “不过十年……”玄鹿怔在原地。

  它低头看向自己。

  那是梦?还是真实?

  一时间,它已经分不清了,通天路,长生观,这些都是假的?只不过是妖尊的梦!?

  “这些…都是假的?”玄鹿口中呢喃,有些失神。

  陈九看向它道:“是真是假,全在一念之间。”

  他望向这四周。

  见那草木遍地,绿意盎然,心中不由得欣慰了几分。

  他在梦中走了五百年红尘,现实中则是改变了大半个血煞之境。

  “那什么是真的!?”

  玄鹿心中慌乱不已,它望着四周,如同魔怔一般,问道:“四周草木可是真?通天路,长生观可是真?”

  “什么是真!”

  “什么是假!!”

  刹那间,妖力震荡不止,荡起了层层余波。

  陈九抬手而过。

  玄鹿浑身一怔,困意袭来,那当荡出的余波也在先生的挥袖之间消失殆尽。

  “砰。”的一声,玄鹿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沉眠之中。

  陈九收回手来,看向竹玉道:“他是何时来的?”

  竹玉答道:“回先生,先生睡下不过片刻他便来了,先是睡了两年,随后与我一同入了先生的梦中,过了通天路,于长生观中修行道法,直到先生醒来,竹玉与这黑鹿已在观中渡过了那五百年岁月。”

  陈九微微点头,说道:“五百年岁月于他而言不过眨眼即逝,大抵是真假之间迷了心神,也是情有可原。”

  他回过神来,看向竹玉问道:“五百年岁月…可求得长生?”

  竹玉摇头道:“竹玉愚钝,未得长生,只不过磨砺了心性,见识了些许道术神通,除此之外,再无所获。”

  陈九大笑一声,说道:“你心中觉得那长生观中是假,待你哪日明白梦中是真,你便知晓了。”

  竹玉有些不解,但想来先生没有骗他。

  他的确有些不相信那观中的五百年岁月是真的,说到底只是先生的梦罢了。

  陈九也不再多解释什么,竹玉在那五百年中已然积累足够,只是缺了一点灵光,到了那一天,便可引天劫降临,亦是一场缘法。

  竹玉看向先生,与曾经一般,依旧看不透,但相比起来,先生的气息比起当初更加的难以琢磨了,藏而不露。

  竹玉问道:“先生可有所得?”

  “嗯……”陈九摸了摸下巴,说道:“若说所得…许是有吧。”

  这此的梦倒不是长生观,而是入了凡世在那世间见识了人与物,走了五百年红尘。

  故而在修为上实则没有多少进步,神魂倒是所有升华。

  但在这念头上却是更加的通常了,修仙修仙,修的不就是个念头通达吗。

  他站起身来,举目望向四周。

  陈九口中喃喃道:“转念数年,此地已不再是一片荒芜。”

  紫月悬天,那天穹上的裂痕仍旧在不断扩大,整片空间也处于奔散的边缘。

  陈九口中念叨道:“若是就这样毁了倒是有些可惜了。”

  世上天道管不到的地方可是少之又少,就算是冥府都有天道涉足,更别说是一方小世界了。

  陈九思索了许久,却是望着天穹上的眉头紧皱。

  这可是个大工程啊。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得看看外界的情况,如今这裂痕扩大,血煞估计都已经影响到南域了,再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随我出去一趟。”

  陈九道了一声,便见竹玉回到了那碧玉长剑之中。

  他忽的想起一事,问道:“当初我让你自己给这柄剑取名,如今可有答案?”

  “嗡。”

  碧玉长剑晃了一下,答案是否认的。

  竹玉至今也没有找到这柄剑的名字,曾经倒是遇到过一次,不过最后也只好作罢了。

  “’罢了,随你吧。”

  陈九道了一声,御起仙剑,朝那天穹之上的裂痕奔去。

  此间十年,外界估计都已经快过去一年了。

  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况。

  天元子是否找到了解决血煞的方法?此方小世界是否还有人在镇守?这一切都得等到出去之后才有定论。

  还有……

  也不知狐九怎么样了,离去时说不过半月,却是足足过去了快一年。

  以狐九那小脾气,回去后又要念叨他了。

  ————

  破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