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诡异入侵 > 第0585章 心照不宣
    犁天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read8.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陈银杏最早把汪丽雅给弄过来,就是为了借此联系老洪。

  如今老洪气势汹汹要人,声称没有汪丽雅东西就送不进去,事情好像一下子就转回了原点。

  陈银杏倒也没有犹豫:“人我现在就可以放回给你,东西你也得保证给我送到。”

  “我老洪既然拍了胸脯的事,肯定能给你送到。不过,汪丽雅身上,你不会留什么后手吧?”

  陈银杏眼波一横:“都把人还给你了,还做什么手脚?”

  江跃嘿嘿一笑:“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做手脚就怪了。你尽管留,我不介意。当然,带来的后果你也得考虑在内。”

  “少来威胁我,我还没问你,我身上的禁制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解除?”

  “这个嘛,等哪天我确信你对我没威胁,再说不迟。反正你陈银杏也知道我不会对你下毒手。”

  陈银杏气哼哼道:“这不公平!”

  “公平得很,之前你对我下手,我那只不过是还你一道罢了。只要你涨涨记性,我担保你没问题。”

  陈银杏也知道这事一时三刻很难说服江跃,倒也没有继续纠缠。

  眼下最要紧的事就是把东西送到沧海大佬跟前,这事不能耽误。

  不多会儿,陈银杏再次下楼:“人在上面,很快就会醒过来。你现在就可以上去。”

  “等你好消息。”陈银杏说完,妩媚一笑,转身离开。

  江跃一直看到陈银杏的身影消失,这才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袖口一只手机滑动下来,落在手中。

  江跃打开听了听录音,音质倒是不错。

  他倒不是要收集陈银杏什么证据,偷录这段录音,完全是不想汪丽雅误会。

  自然也不是怕汪丽雅,而是现在时间紧迫,他不想花大量唇舌去说服汪丽雅,去解开汪丽雅的误解。

  这个时候江跃上楼,汪丽雅醒来,发现自己没穿衣服躺着,这锅肯定是要他背的。

  江跃当然知道,汪丽雅早先对老洪卖弄风情,完全是把老洪当跳板,并非真的对老洪有什么男女方面的好感。

  至少汪丽雅绝不愿意委身于老洪这种男人。

  所以,一旦汪丽雅发现自己光着身子,第一念头必然是老洪使用见不得人手段迷歼她……

  事情正如江跃所料的那样。

  当他上楼,刚穿过走廊来到那个房间门口,屋内一道劲风猛地袭来,锋芒直取江跃的面门。

  这是一块锋锐的玻璃,如同匕首形状。

  刺向江跃面门的那一瞬间,被江跃随手一弹,崩成两段,摔在走廊的地毯上。

  汪丽雅裹着一身浴袍,咬着银牙,手中剩下的半截玻璃再次朝江跃的脖子上割了过来。

  这分明就是拼命的节奏啊。

  “老洪,你这个禽兽!”

  要说格斗,汪丽雅自然不是江跃的对手。

  更何况她现在光着脚丫,衣裳不整,根本不是战斗的状态,又是刚从昏迷中醒来,身体状态不如平时的三成。

  江跃一把摁住她的手腕,轻轻一甩,腾腾腾,直接将汪丽雅甩回房间的床铺上。

  “冷静点。”江跃冷喝一声。

  汪丽雅哪里冷静得下来,她醒来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下意识便往最坏的方向考虑了。

  而且她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老洪,眼下看到老洪,更加实锤了先前的猜测,如何能冷静?

  汪丽雅伸手去去拽床头柜边上的台灯,还要扑上来拼命。

  “汪丽雅,我要睡你,也不用等到今天,更不用这种方式。当初你进粮食交易站的时候,我就可以逼迫你就范。”

  “你卑鄙无耻,你这个人面兽心的老混蛋,你表明上不动我,暗地里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我跟你拼了!”

  “拼什么拼啊,你现在这样子能跟谁拼?再拼浴袍的带子要解开了。”

  这话可比任何招式管用。

  汪丽雅果然一低头,发现浴袍腰间的带子还真有点松动,立刻手忙脚乱再次打结。

  “你别不识好歹,要不是我,你汪丽雅这回就算阴沟翻船,这辈子也就到今天为止了。”

  汪丽雅泪珠子在眼眶直打滚,这个一向泼辣爱强的女孩子,她竟然哭了。

  流血受伤都不可能哭鼻子的她,竟哭了。

  江跃叹一口气:“有啥好哭的?你脑子进水了吧?平时不是挺机灵的人吗?你看看床单,有没有什么干坏事的痕迹?”

  汪丽雅一怔,随即想到,是啊,自己是黄花大闺女,要真是被老洪这个禽兽给霸占了,那应该很痛的,现场也会留红的呀。

  转头一看,床单白白净净,比她的脸还白。

  再仔细一感应,似乎要紧位置也没有任何不适,也不像是发生过啥事的样子。

  这让汪丽雅不免有些惊喜,同时又一脸狐疑:“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跃将手机录音打开:“自己听吧。”

  这段录音只录了他第二次来的对话,很短,但很显然有第三个人,而且这个人的名字叫陈银杏。

  这个名字汪丽雅自然不陌生。

  汪丽雅也看过组织不少资料的,组织的黑名单中,陈银杏这个名字赫然在列,而且还很靠前。

  这人,是组织的叛徒,是必须清除的叛徒。

  “汪丽雅,你说你是不是狼心狗肺,我好心救你性命,你却一见面就要取我老命,我上哪说理去?”

  汪丽雅半信半疑,不过她仔细理了一理,发现这件事可能真的有点冤枉老洪了。

  随着她昨晚被绑架前的一些记忆不断复苏,以及昏迷之中,不断侵入她体内的某个可怕意识,眼下多少还有些残留尚未完全褪去。

  隐隐之间,这件事好像真的不简单。

  江跃叹道:“算了,反正你狼心狗肺也不是一天两天,当初借我当踏板,我就看清你的心思,眼下又算什么?就当我上辈子欠你的。”

  这话倒让汪丽雅有些难为情了。

  她借老洪上位,各种诱惑各种许诺,其实从来就没实现过,哪怕是逢场演戏,也得兑现点什么。

  她却什么都没兑现。

  而且一路爬上去,老洪确实给她提供了很大的助力。

  如果这次又是老洪救了她,她反过来恩将仇报……

  这确实非常说不过去。

  哪怕汪丽雅一直告诫自己成大事不拘小节,可难免还是有点受到一些道德谴责。

  “老洪……算我误会你了,我道歉还不行嘛?”

  汪丽雅总算服软,她也知道,老洪吃她这一套。

  “我不要你服软,赶紧找一身衣服,波爷这回大发雷霆,怪你在岗时间找不着人。”

  “啊?”

  酒店自然不愁找不到一身衣服,很快汪丽雅就穿戴完毕。

  出酒店前,汪丽雅一把拉住江跃,眼眸里没了平时那种泼辣,难得多出一些真诚:“老洪,对不起,你确实一直在帮我,是我混蛋,是我对不住你。我也一直误解你了。”

  汪丽雅一直认为老洪就是贪图她的美色,之所以没对她动手,只不过是想送给沧海大佬当礼物罢了。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老洪也不是那个心思。

  江跃叹道:“丽雅,你有你的想法,虽然你觉得自己很保密,可我多少也能猜到一些。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还愿意提拔你上去么?”

  “为什么?”汪丽雅一怔,“难道老洪你也是……”

  她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所谓好色油腻,只不过是老洪的表面,真正的老洪,也许是一个忍辱负重,隐藏很深的卧底!

  不然他为什么要提拔她汪丽雅?明知道她对组织并非忠心耿耿?

  为什么他会跟陈银杏这个叛徒有说有笑有来有往?

  组织对待叛徒的态度,不是应该斩草除根的么?

  江跃摆摆手:“咱们心照不宣就好,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一些助力,但真到节骨眼上,你也可能遇到很多危险,甚至送命,像今天这种局面,也是大有可能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汪丽雅眼睛一亮。

  她是伶俐人,对方这意思虽然没有承认,但话里话外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

  老洪知道她的意图,同时也暗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方向是一致的。

  哪怕不是铁杆的同志,那也可以算是同路人。

  一时间,这肥肥胖胖挺着大肚子的老洪,在汪丽雅心中的形象顿时光辉大增。

  果然,油腻只是他的外表,忍辱负重的卧底才是他真正的身份啊。

  江跃却不管她怎么脑补,而是正色道:“陈银杏放你的条件,就是要帮她把那件瓷器送到沧海大佬手中,所以,我俩需要打打配合。”

  汪丽雅心领神会,笑嘻嘻道:“好,我明白怎么做啦。”

  都是聪明人,聪明人之间打交道不用把话说透。

  两人很快就见到了波爷,前后才过去四十分钟。

  波爷见到江跃带着汪丽雅这么快出现,忍不住有些怀疑:“你们……到底在玩哪一出啊?”

  汪丽雅忙道:“波爷,我昨天身体有些不适,本来跟洪总请了假的,听说您找我?”

  波爷扫了她一眼,看她脸色略有些苍白,看上去好像身体是有些抱恙,也便没有多说什么。

  想来老洪这个混蛋也没这么大胆子,沧海大佬相中的女孩,他还敢染指不成?

  “小汪准备一下,马上跟我去见沧海大佬。”

  “波爷,我能不能搭个便车,跟着去蹭个面见见?”

  波爷大概根本没想到老洪会提出这种要求,皱眉道:“老洪,这不像你啊,你一向都很懂规矩的。”

  “波爷,没别的意思,我最近从黑市淘到一个好物件,绝世的稀世珍品,想借花献佛,进献给沧海大佬,一直找不着机会啊。除了波爷,我老洪想拍这个马屁也找不着门路啊。”

  听他这么一说,波爷脸色稍缓:“是个什么物件?”

  作为沧海大佬的心腹助手,波爷自然知道沧海大佬的喜好。

  江跃也不卖关子,将那盒子从柜子里取出,放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揭开包裹的绸缎。

  “波爷,您给掌掌眼。”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对好东西的判断往往第一眼就会有个大致判断。

  波爷跟着沧海大佬,这点眼力自然不缺,一眼就被这只瓶子给吸引住了。

  “老洪,你这是哪里收到的?”

  “说来也是巧合,这东西来路不是那么正,不过确实是个好物件,这个窑的好物件,存世不过几十,但没有一只有这品相完美。就算是那几只上了拍卖的,或者存于大章博物馆的,也有所不及。”

  波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得不说,这东西连他都给吸引住了。

  “好物件,确实是好物件。老洪,你手笔很大啊,这东西舍得拿出来送人?”

  江跃故意有些不好意思:“要是一般人我是真不舍得,可沧海大佬不是一般人呐,这马屁该拍得拍,咱想在组织一直混下去,上层路线得走好啊。还有一个就是,这好东西在我这里,其实也是糟践,我拿懂什么收藏,浑身上下就没半根雅骨,好物件还得到懂收藏的行家手里,那才叫好的归处。波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波爷见他谄媚得这么直白,不由得失笑摇头。

  “带上,一起去吧。老洪啊,你这家伙确实有几下,沧海大佬要用的人会越来越多,你就等着加担子吧。”

  “嘿嘿,这也多亏了波爷提拔,不然我想上进也没机会啊。波爷这边,我回头一定另有重谢。”

  反正便宜话又不费钱,江跃说出来自然毫无压力。

  一旁的汪丽雅默默看着江跃在波爷面前游刃有余,也在暗自感慨,姜还是老的辣,老洪这家伙还真有几把刷子,把沧海大佬身边的红人波爷捧得舒舒服服,而且还什么都没花费。

  本来她还想敲敲边鼓的,都根本用不着,波爷就答应了老洪的请求。

  一般四星级骨干要见沧海大佬,可没有那么容易。

  可波爷主动来找,有他带路,见沧海大佬就非常容易了。

  果然跟上次见沧海大佬时的地点又不一样了。

  江跃都怀疑,星城大小上千个据点,沧海大佬自己估计就得有几十个换来换去吧?

  这也难怪星城官方很难抓到沧海大佬的尾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