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庸才江湖 > 第18章 她被当成了工具,背后有隐情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read8.com
  何良才心里一阵躁动,说:“啤酒是我的弱项,二瓶就醉。”

  “是怕老婆吧?”

  “老婆有啥好怕的?”

  “怕不怕你自己知道。”

  见何良才刀叉用得笨拙,梁桂霞比划着说:“持刀的姿势不对,尽量往末端握。”

  何良才调整了一下,果然顺手多了。

  心中不觉黯然,看来自己真的落伍了。

  梁桂霞说:“我不该教你,多余了。”

  “我说过,我很少用这些铁家伙。”

  “伤你自尊了吧?”

  “没事,我脸皮厚着呢。”

  “有多厚?”

  “比猪皮还要厚三寸。”何良才说着,拿起杯子,猛灌了一口。

  梁桂霞也跟着喝了起来,仰头猛灌,喉咙出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

  那架势一点不淑女,倒像个爷们。

  第一次跟自己单独在一起就这么洒脱,无拘无束,看来真没把自己当外人。

  何良才倍感亲切,这种滋味儿很久都没有了。

  “吃你的东西吧,看我干嘛?”梁桂霞白了他一眼,眉宇间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娇羞。

  何良才说:“我在搜索记忆库。”

  “搜索啥?”

  “我好像以前真的见过你。”

  “我跟你说过,你跟我姐姐约会的那天晚上,我躲在暗处,你怎么能看见我?”

  “不对,肯定见过,要不然怎么会这么熟悉呢?”

  “那就是上辈子的事了,缘分呗。”

  何良才笑了,说:“缘分是拿来骗小孩子的,我干肯定咱们见过面。”

  梁桂霞摇摇头,神色黯然下来。

  沉吟片刻,她说:“这不可能,我很早就离开江湖市了。”

  “去哪儿了?”

  “西藏。”

  “你去西藏了?”

  “是啊。”

  “去那儿干嘛?”

  “当兵。”

  “跑那么远的地方当兵?”

  “是啊,就想飞得远远的,天边都行。”

  “为什么?”

  “一来是逃避,二来是报复。”

  “逃避什么?报复谁?”

  梁桂霞猛灌一口啤酒,垂下眼帘,说:“逃避家庭,报复爹娘。”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如此决绝?”

  “因为他们,准确地说是我爸。”

  “你说梁县长?”何良才顿生疑惑。

  梁桂霞抓起一个啤酒罐,用力捏扁了。

  那架势简直就是个女老大。

  “对不起,我是不是问了不该问的?”何良才看出了她的痛,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没事,不想那些破事了。”梁桂霞脸色陡然转晴。

  “愈合了的伤疤就不要揭开了。”

  “愈合不了,永远都愈合不了了。”梁桂霞重新开了一罐啤酒,边倒酒边问何良才:“你真的想知道我姐姐的事儿?”

  “是啊,你姐她后来去哪儿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姐姐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啥意思?”

  梁桂霞抬头望着何良才,说:“她就那命,被我老爸利用了。”

  “你爸利用她干嘛了?”

  “摆脱困境,提拔高升。”

  “这话从何说起?”何良才一脸茫然,说,“你爸起点很高呀,记得我刚来的时候他就是财政局的一把手,转眼就成了副县长。”

  “就是那个副县长的位子,毁了我姐一辈子。”

  “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那时候你姐还是个妙龄少女,怎么会掺合进那些事儿?”

  “不光你糊涂,我也一直活在梦里。”梁桂霞喝一口啤酒,喃喃说道,“那时候,我还是个学生,根本搞不懂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妈妈临终前,才把大概经过告诉了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还没想好该怎么跟你说呢。”梁桂霞跟何良才碰一下杯,喝一口,接着说:“我真为惋惜。”

  “我有什么好惋惜的?”

  “如果当时你接纳了我姐就好了,所有的故事将会是另一个结局,你也就不是今天的何良才了。”

  “那我会是谁?”

  “是何局长、何市长,甚至更大的官。”

  “别逗了,我就是个庸人,。”

  “可你有才。”

  “那也是个庸才。”

  “就算你是个庸才,也会脚踏青云。”

  “这笑话说得没意思,连个冷笑话算不上。”

  “不是笑话,是实情。”

  何良才闷头喝了一杯,说:“看来你是喝多了,话都说得云山雾罩,没头没脑。”

  “没有,我清醒着呢。”梁桂霞晃了晃酒杯,见有啤酒沿杯沿溢出来,伸出舌尖舔了舔。

  那架势简直就是个女酒鬼。

  “说吧,到底是咋回事?”

  梁桂霞抬起头,深叹一声,说:“说白了,你跟我姐一样,也是别人棋盘上的一枚棋子。”

  “我?”

  “你知道我姐是怎么未婚先孕的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

  “是那个混账东西趁人之危,把我姐姐当成了代孕工具。”梁桂霞激动起来。

  “还有这种事儿?”

  “并且征得我家人的谅解后才完成的,简直不可思议,丧尽天良!”梁桂霞转身看向窗口。

  “那个人他……他是谁?”

  平稳了一下情绪,梁桂霞转过脸来,咬了咬嘴唇,说:“是上面的人,权高位重,手持尚方宝剑,掌控生杀大权。”

  “这样的人也能干出那种苟且之事来?你是不是在编故事。”

  “我一没疯,二没傻,怎么会拿家人编排这种龌龊的故事呢?现实,活生生的现实!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们这个家全毁了。”

  “你倒是告诉我呀,究竟是怎么回事?”

  梁桂霞一口气喝下了一罐啤酒,用手背擦了擦嘴,问何良才:“你还记得江湖市发生过一起携款潜逃案吗?”

  “有印象,不过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了解得不多。”

  梁桂霞双手扶额,沉默良久。

  当她再次抬起头来时,整个人就变了,面无表情,目光呆滞。

  长嘘一口气,娓娓道来,梦话一般的讲起了那个案子。

  她说那时候各级各层以抓经济为主,多种经营蓬勃发展,倡导机关单位开办贸易实体,发展第三产业。

  江湖县成立了一个宏达产业公司,公司运作不久,公司老板徐春生携款潜逃,没了踪影。

  现在看来,款额不高,只有二百五十万。

  可在当时,那已经是个天文数字了。

  而这笔钱是县财政局刚刚划拨给他们的周转金,因为急用,未来得及走相关的合法程序。

  只是在主管领导的口头授意下进行的,所以才给犯罪分子造成了可乘之机。

  事关重大,上级组织了精干力量,派驻到当时的江湖县,督办此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