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穿越后每天都在哄暴君 > 第三百九十四章:他在巴达玛?

第三百九十四章:他在巴达玛?

    《穿越后每天都在哄暴君》来源:https://www.xread8.com
  沈颜冷漠开口:“你想说,必勒格会以齐央帝抢走其妻的借口向齐国宣战?”

  姬翌琛点头。

  若是沈颜回到齐国,齐央帝不一定会和巴达玛开战,但必勒格没有得到沈颜,只怕是会和齐国宣战。

  姬翌琛不由得觉得有些可笑。

  一个女人,居然成了两国开战的借口,沈颜真是有天大的本事啊。

  “你觉得巴达玛配吗?”沈颜淡漠开口。

  一个王庭而已,和齐国宣战?这不是在以卵击石吗?

  姬翌琛深深的看了眼沈颜,“必勒格那个人,只怕得不到你就会把你毁了,一旦爆出你曾经和他差点成亲,齐国的朝臣与百姓会如何看你,还有那位齐央帝……”

  见姬翌琛担忧的样子,沈颜摆手,“只要北御信我,一切好说。”

  她只在乎北御,其余人什么看法与她何干?

  “你……”姬翌琛摆了摆手,耐着脾气开口,“草原人风评不好,粗鲁蛮横不讲理,你难道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但凡落在草原人手里的女子,有哪个是有好下场?

  要么就是一辈子留在草原,要么就是回去之后自缢以证清白。

  是,她是不在乎,可若真的面对日后那些风言风语,她真的能不在乎?

  “知道。”沈颜摆了摆手,“若人活着总是为了这些虚名,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姬翌琛欲言又止。

  “知道北御为什么会有暴君的称呼吗?”沈颜冷不丁开口。

  姬翌琛耸了一下肩膀,“杀的人太多了呗。”

  沈颜点点头,随即开口说,“他不在那些虚名,也不喜欢被人指着鼻子骂,想要堵住那些人的嘴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人杀了,久而久之他就有了暴君的称呼。”

  姬翌琛对此并没有多么反感。

  看着沈颜淡漠冷血的样子,姬翌琛忽然有了一个不太好的想法,“难不成你也想效仿北御的做法??”

  “为什么不行?”沈颜反问了一句。

  姬翌琛看着沈颜那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样子,傻眼了。

  “杀到他们不敢说不就好了?”沈颜双手抱臂开口,“我只是想让他们知道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

  流言蜚语杀人,但她不可能成为那个受害人,她只会让那些人成为死人。

  “……”姬翌琛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你们真是绝配啊。”

  若沈颜是帝王,那绝对也是个暴君。

  “还有事?”沈颜开口。

  姬翌琛点点头,“必勒格对乌兰王庭以及满达日娃王庭的蚕食已经加快,只怕不用几个月草原就会爆发战争。”

  “所以?”沈颜反问了一句。

  姬翌琛打量了一眼沈颜,“唯有齐国是外来者,你不怕必勒格杀了那两个王庭的王嫁祸给齐国?”

  “这不是怕不怕,是必然的。”沈颜淡声开口。

  杀人嫁祸,一来能让巴达玛独大,二来是可以激起其余两个王庭对齐国的恨,到时候自然而然成了必勒格的刀子。

  这才是必勒格举办大典会邀请齐国的真正目的。

  “……”姬翌琛看着沈颜,“算了,你心里有数。”

  怎么就忘了,这人像是会预卜先知一般,这些事她心里应该是有数的。

  “慢走。”沈颜开口。

  姬翌琛冷哼一声,随后转身离开。

  沈颜简单的洗漱一下,随后在夜幕之下潜入隔壁。

  从窗户翻进去,沈颜就看到桌上的一盏主灯。

  一身寝衣的男人坐在那儿,手里拿着一卷书翻看。

  听到动静,北御抬头看去就见沈颜站在窗边。

  看样子,是翻窗进来的。

  不需要北御开口,沈颜自觉的走上去,脱去衣服后躺在里面。

  看着躺在身边的小姑娘,北御放下手里的书卷,“喝酒了?”

  若有若无的酒味,看来没少喝。

  沈颜小声咕哝了一句,“这你都能闻到?”

  来之前她不止是洗漱了,还吹了好一会儿的风,这他都能闻到?

  这不合理。

  “坦白从宽。”说着,北御掀开被子躺下来。

  沈颜翻身蜷缩在北御怀里,“宫子青邀我去喝酒。”

  北御低眸看了眼怀里的小姑娘,眼里眸色暗了一瞬,随后恢复如常,“他在巴达玛?”

  沈颜应了一声。

  “刺骨钉是他做的?”北御温声开口。

  沈颜抬头看了一眼人,看着男人紧紧蹦起的下颚,愣了一下开口,“嗯。不过我也礼尚往来给他钉了刺骨钉。”

  “……”北御抬手拂过沈颜的背脊,动作轻柔。

  沈颜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睡吧。”北御温声开口。

  沈颜眨了一下眼睛,随后老实的闭上眼睛休息。

  天蒙蒙亮,北御喊醒沈颜,随后看着赖着不肯起来的小姑娘,只能认命的伺候着她穿好衣服,然后将人给送回去。

  沈颜睡醒的时候就发觉自己换了一个地方。

  想起之前迷迷糊糊说的话,沈颜抬手抵着额头,无奈了片刻后低笑了起来。

  沈颜起来之后,星礼从外面走进来,不卑不亢开口:“北姑娘,先前那位乌日娜小姐来过一次,要见你。”

  沈颜打量了一眼星礼,“没走?”

  按理说,星礼应该是知道她昨晚上是宿在了隔壁。

  就凭宫子青的脑子,他肯定能猜到。

  宫子青不想看到北御,应该一早就走了啊……

  “……”星礼微微低头,开口,“主上说,要留下来看戏。”

  看戏?

  沈颜嘴角微微一抽。

  他可真是有够无聊的呢。

  沈颜换了身衣服,随后一边梳妆一边开口,“邀乌日娜来吃早饭。”

  星礼颔首离开。

  等沈颜梳妆打扮好,星礼带着乌日娜和早饭一同进来。

  走进帐篷,乌日娜四处环视了一圈,随后坐在桌前开口,“你真是……蛮族的圣女?”

  看着欲言又止的乌日娜,沈颜微微颔首。

  乌日娜有点哑然。

  放好早饭,星礼微微颔首就出去了。

  帐内只剩下沈颜和乌日娜。

  喝了一口温水,沈颜看着乌日娜,淡声开口,“大早上过来有事?”

  “……”乌日娜顿了顿,随后低声开口,“昨晚上的事……王的行踪不算隐蔽,如今不少人在私底下说你和王是不是有什么……”

  沈颜蹙了蹙眉。

  见状,乌日娜急急忙忙的开口:“你放心啊,我绝对没有乱说什么,我只是来告诉你这个消息,今天会有些活动,到时候免不了会有人讨论,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她相信沈颜的忠贞,所以不会乱说什么。

  可是,草原人素来粗狂无力,只怕那些言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