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走出十里坊 > 第32章 幻之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read8.com
  在丈夫和两个儿子被日本人抓走的境况下,郝奶奶依然沉着地给难产的产妇接生,挽救了母女两条生命,这是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啊。然而,让毅虹不解的是,对于恩重如山的郝奶奶,她从小到大,父母竟然跟她只字未提,这不是忘恩负义吗?

  郝奶奶却说,这事不能全怪万固,是自己救夫救子心切,冲动耍泼造成的。

  郝奶奶成功地保住了万固妻子母女俩条性命后,她就发疯似的走上了寻找丈夫和两个儿子的艰难道路。

  她专挑有日本兵的地方去寻找,海通城的若干个城门都被日军把守着,她装扮成叫花子居然混进了城。

  听说,清末状元张謇故居濠南别业成了日军松甫部队本部。她觉得,丈夫和儿子一定被关在院子里做苦力,就想混进去。可是戒备十分森严,门外还有日兵巡逻,连大门都不能靠近。

  东侧的宽阔水面成了日军驻地的很好屏障。她跟小渔翁漂泊捕鱼那么多年,早已熟悉水性。她躲过了日军的巡逻,潜水顺利进入了濠南别业院落。

  遗憾的是院内根本没有修筑什么工事,更谈不上见到丈夫和儿子了。此地不宜久留,她正想离开时,被敌人发现。敌人非常紧张,戒备壁垒森严,怎么会有外人混入?日本人便吹哨紧急集合。

  还好,敌人误认为是叫花子无意混入,并没有要她的性命。但被穿着皮靴的日兵像踢足球一样,踢着滚出门的情景那是惨不入目的。

  找不到丈夫和儿子她誓不罢休,她会一直找下去。唐闸镇离十里坊不远,也驻着不少日兵。她抱着一线希望准备去碰一碰运气。

  唐闸镇的顾家大院被日寇强占,成了驻兵之地,院墙上架设着机枪,四周很难找到混进去的机会。

  忽然,她听到了日本人的吆喝声,以及皮鞭的抽打声。循声望去,那里是一片工地,中国劳工正在为日本人建造炮楼。她内心有些激动地想着:“我男人和两个儿子一定在那里!”

  她悄悄地靠近工地,只见自己的男人担着沉重的砖块在挪步,日本兵用皮鞭抽打他的臀部和背部,嘴里嚷嚷着:“八嘎,快快的干活。”两个儿子在搬砖头,小手都在滴血,一刻都不敢停下来,担心举过头顶的皮鞭会落到自己身上。

  郝奶奶心中在滴血,她发誓要把他们营救出来。一个女人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三个男人救出来呢?

  她蓦然想起了小渔翁曾经给她讲述的日本传说。龙作为科学家心目中虚构的生物,在日本亦有记载。日本传说的龙,体型较小,长度仅八十厘米左右,日本人称它为幻之蛇。这种蛇的生长犹如河豚,宜在淡咸水交汇处生长,在日本很难找到。

  传说在奈良时代,有人误食了幻之蛇后金枪不倒,一晚可御数女。光仁天皇诏告天下寻找这种蛇,以满足其欲望,未果。

  后来,幻之蛇一直成为日本皇族梦寐以求的圣物,这在日本几乎妇孺皆知。

  小渔翁虽然家境贫寒,但他爱听故事,有时为了听故事宁愿为人家担水、担粪。所以,他脑海中储存的传说和故事不在少数。有一天,他班门弄斧,居然在大小姐出身的郝奶奶面前显摆,没想到她对日本的这个传说很感兴趣。

  她认真仔细地听小渔翁讲完了这个传说,中间还问这问那。最后她害羞地说:“你好像吃过幻之蛇哩。”

  “我……你……”小渔翁把话含在嘴里,从鼻孔中发出他俩都十分激动的声音。顿时,小船在平静的水面上颠簸起来,连哨兵一般的水老鸦在船头也站立不稳了。

  她露出了久违的笑。但是,笑颜尚未完全展开,她又满面愁思,想着丈夫和儿子还在日本人奴役之下,又怎能笑得出来?

  日本天皇喜欢幻之蛇这种圣物,天下无人不晓。如果用这种宝贝去交换丈夫和两个儿子是完全可能的。郝奶奶跟随父亲学医时也接触到关于捕蛇和制作蛇药的一些知识,但并不完整,也从未捕过蛇。制药用蛇都是向社会收购的。

  怎么捕捉到幻之蛇,又怎么让日本人相信这就是圣物呢?她一筹莫展。

  郝奶奶想起了“十字街”。海通城主要交通干道是横亘东西和纵贯南北的两条大街,这里是交叉地带,也是海通城最繁华的闹市区。

  十字街头,冰糖葫芦、糕饼茶干、豆腐脑儿等什么都有卖的,还有玩枪弄棍、打卦相面、弹琴卖唱、舞文弄墨的,反正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其中有个玩蛇的,很吸引人。这是一个带外地口音的男子。他经常手上缠着蛇,颈项盘着蛇,让蛇在他的胳膊间窜上窜下,钻来钻去。

  围观的人多了,他就当场表演。让蛇在他手臂上咬一口,眼看肿起来,他从身上掏出自制的黑色药饼,蘸上唾液涂抹伤口,毒肿会逐渐消失。

  他就是季德胜,人们称他为“蛇花子”,以耍蛇、卖蛇药艰难度日。季德胜九岁那年,家乡宿迁发大水,便随家人流浪江南。他从小随父捕捉毒蛇,采集草药,学得一套配制药饼治疗蛇伤的真本领。逃难到海通后,一直居住在郊外的一个土地庙里。

  他常年穿山越岭,捕捉过蝮蛇、蕲蛇、扁头蛇、金环蛇等多种毒蛇,采集过各式各样的药草,祖传秘方经过长期实践检验调整,使他的医术更加高明。

  传说有位农民被毒蛇咬伤,神智昏迷,家人已准备棺木入殓,季德胜以热酒调和蛇药,撬开牙齿强行灌下,片刻便起死回生。

  他性格豪爽,对穷人治病可以分文不收,而对富人则毫不客气。

  据说有位富翁被毒蛇咬伤,上门求治,他双指一竖,说:“两包洋纱。”当时,物价飞涨,纸币瞬息贬值,纺织业发达的海通,常用洋纱作为交换媒介,一包洋纱相当于一百五十斤大米。就这点外伤居然漫天要价,富翁愤愤然拂袖而去。不久,伤情越发严重,富翁被抬着再来求医。季德胜伸出三个指头,说:“非三包洋纱不治。”为了保命,富翁只得照付。

  郝奶奶专程来到十字街,顾客散尽后可她仍然不走。他边把蛇关进笼子边问:“看客还有什么事?”

  郝奶奶立即下跪,泪流满面。季德胜听完她的诉说,长叹一口气,说:“这该死的日本鬼子。”同胞受外强奴役,他岂能袖手旁观?便爽快地答应了郝奶奶的请求,拟定在唐闸镇炮楼工地附近设摊耍弄所谓的幻之蛇。

  为了吸引日本人关注,郝奶奶张罗了十里坊的不少乡亲去看热闹造势。季德胜仍像在十字街一样耍蛇。他把一条七八十厘米长的竹叶青蛇缠在手腕上,说:“这是大日本帝国传说中的龙,叫幻之蛇。”顿时来了很多围观群众。

  一位日本军官带着七八个士兵荷枪实弹地赶了过来,大声吼叫:“什么的干活?”

  “皇军问你是做什么的?”翻译官一口的海通话让围观群众感到惊讶。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

  “这不是沈瞎子吗?”

  “对的,他是河东街沈家的,是十里坊沈万固的叔伯兄弟,小时候经常到十里坊戏。”

  “这个沈瞎子,从日本留洋回来当了汉奸。”

  沈瞎子眼睛并不瞎,因他是个斜视眼,十里坊人就叫他沈瞎子。

  季德胜讲述了这条蛇的来历,沈瞎子翻译后,日本军官大为高兴,这不是孝忠天皇的宝贝吗?就勒令季德胜把蛇装进笼子,季德胜觉得救人有戏,于是开出了交换条件,说:“只有放了小渔翁爷儿仨,就可以拿走这条蛇。”

  日本长官点点头表示同意,季德胜信以为真就把蛇装进笼子。那日本军官提起笼子看了看,嘴里说着“哟西”,就令一名士兵把蛇拿走。季德胜大喊:“还没有放人,不能拿走圣物。”

  日本人翻脸不认人,对季德胜又打又踢将他赶走。

  救人失败,季德胜反遭毒打,郝奶奶感到对不起季德胜。他却说:“对不起,日本鬼子翻脸不认人,没有能为你救出亲人。那个翻译官是海通人,托人找找他可能有用。”

  郝奶奶叩头谢恩。她向季德胜告别后,就往十里坊赶。

  万固担着粪从远处走来,她想,她救了沈家两条人命,现在请他帮忙找那个当日本翻译官的叔伯兄弟打招呼也许能奏效。

  万固一口回绝,说:”这是我们沈家的败类,就是救亲爹亲娘我也不会找这个沈瞎子帮忙。”

  听了万固的这番有气节的话,郝奶奶心情再急也拿他没有办法。可是他又讲了一句不该讲的话,这可把郝奶奶惹急了。不肯帮忙就算了,还说什么,“你家男人和儿子我见都没见过,凭什么帮”。

  要不是为了救万固的老婆和毅虹,小渔翁和两个儿子不是在船上捕鱼吗?怎么会跑到岸上来被日本鬼子抓走呢?想到这里,郝奶奶是可忍孰不可忍?她操起粪勺,从粪桶里舀满了粪水,拼命地泼向万固,他的头发、面孔、衣襟都沾满了粪水。

  农村有句老话,“男不摸头,女不摸脚”。男人被女人摸头或女人被男人摸脚,老人认为被摸的人是要倒霉的。

  郝奶奶把粪水泼向了万固的脑袋,这可比被女人摸头要倒霉多了。按老人的说法,可能会有什么灾祸发生。

  万固急得脸色铁青,气呼呼地说:“你救了我老婆和老三的性命,今天你向我头上泼粪,我甘认倒霉。从今往后这两件事扯平了,救命之恩一笔勾销。”

  万固夫妇不把郝奶奶的救命之恩告诉毅虹,这就好解释了。

  后来,日本鬼子发现上了季德胜的当,对小渔翁和他的两个儿子进行审讯,要求供出欺骗日本人的蛇花子是谁。他们就这样惨死在敌人的酷刑之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