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老大又被捡走了! > 第 283 章 第两百八十四回
    《老大又被捡走了!》来源:https://www.xread8.com
  “你可以和我谈条件,但是不要试图让慕缇查插手。”唐糯说道,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决定让多少人都受到牵连,“你也不配让慕缇查为你做事。”

  “我让你对佘耀文下手,你有这个胆子吗?”

  唐糯对着管理人嗤笑一声,“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吗?”管理人把自己当借刀杀人的工具,但唐糯承认自己也有抱着这样的私心,好像只要把佘耀文处理了,他也可以回国和青阳林过上安稳的生活,“但这难道不是鲁尔交给你的任务?我来这的目的就是把我两个听话的下属带回去。”

  唐飒让控制佘耀文的两个人松手,“你们自己的事就该私了。”

  唐飒嘴里还在说着,被身后的力道拉拽的猝不及防,唐糯暗叹不好,完全把那些伪装成鉴定师的人给忽略了。

  “确实是私事,我们得好好清算。”佘耀文拉着唐糯跟着唐飒的方向出仓。

  ——什么情况?

  唐糯人都是懵的,在离开总仓的最后一眼,是看到那个年轻人朝着管理人扑去,而阿秋不得不去制止他加害管理人的举动,杨禹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部门的人不得乱动。

  “如果你下不了狠手,唐飒可能就会永远留在这座孤岛上。”佘耀文甩手把唐糯推在一片沙地上,“你不是要展示你对鲁尔的忠诚?像个懦夫一样什么都做不了,只会见风使舵,你以为你是机灵,你毫无势力,什么都做不了。”

  唐糯掌心磕到一处凸起的石块,“嘴上说得好听,现在你身边可都是你自己的人,是我动你,还是你先弄死我?”

  “你这种人,享受的都是我本该得到的!”唐糯料想中的疼痛没有出现,在他闭眼之际,耳边传来吃痛地闷哼。

  ‘唐飒!’唐糯连滚带爬地站起朝着对着唐飒泄愤的佘耀文冲去,像一头只有蛮劲的斗牛,“不用别人说,我也想你死!”手里多出了一块坚石,朝着佘耀文头上抡去,被他闪开但也少不了一点剐蹭,血液登时就从额角淌了下来。

  佘耀文用手背擦去糊在眼前的血迹,“就是个青阳林的替身。”唐糯红了眼,不知道他是否听见佘耀文的话,“你得背负他的罪孽,既然你的出现就是这样的价值,为什么不能为我背负一切。”

  “你吃屁吧,我替他背个屁罪?”唐糯没有格斗的技巧,全靠自己一身蛮劲和佘耀文扭打,可他殴打佘耀文多费劲,几乎所有的疼多要让唐飒吃一遍,唐糯心都疼碎了,纠缠不下又跑到唐飒身边,用自己的身子给唐飒屏障。

  “这是青阳林那一家欠我的。”佘耀文用舌尖顶了顶自己肿胀的腮帮,“没救我的母亲,没给我要的权利,为了害死葵祁扬,我甚至冒着瞎了的代价,换来什么?”唐糯从血雾的视线里模糊可见他手臂上四不像的巨蛇。

  “说的多可怜,你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唐糯没有一点怜悯,这个男人早就疯了,如果是为了他那点该死的地位和权利,凭什么他干的伤天害理的事就应该被体谅,他的成就必须踩着别人上位,“你怎么还有脸从嘴里说出人性?”

  “我没人性…”佘耀文一脚脚踩在唐糯撑在地面的手上,“覃老也没有,林淮岑收留你给唐飒当礼物,覃老知道了这件事他说了什么你知道吗?”

  “闭嘴,佘耀文,这是轮不到你来开口。”

  “他要你顶替他儿子在黑线市场的所作所为,他要你入狱,是不是被青阳林的糖衣炮弹糊了眼?”佘耀文看着唐糯的眼里从愤怒到疑惑,又是不敢置信,最后才有了恍惚,“你就是被利用的工具,不会有人心疼你,你和我一样。”

  唐糯被连踹几脚,口腔里漫出血腥味,还是像石雕一样给唐飒圈出一片安全带,“唐飒,他说的是真的吗?”好像语气里带着哭腔,唐飒抬眼去看唐糯的神情,“是你说的,我就会信。”

  “不该啊,气势汹汹地要来,现在这么狼狈?”唐飒的双眼被远灯晃得发昏,再睁眼时多了些难以聚焦的圆光片。

  “岛上的所有人听着,你们已经被控制…”

  唐糯趁着所有人都在被广播吸引注意力而陷入慌乱的时候,唐糯捡起那块尖锐的石头,朝着佘耀文砸去,这一下稳稳地砸在他胸口,佘耀文也不是钢筋铁骨,这一下实在是伤害太大,唐糯又发了疯一般拳拳落在佘耀文脸上,一边打一边哭着。

  “你怎么会来?”唐飒询问巴颂。

  巴颂才目送唐飒两人离开,自己就去了分仓,闲来无事便与他们进行了‘友好’地交流,才得知这些人本是管理人的人,而总仓的人都被替换成慕缇查的人,“部门本就没安置在那座岛上,他们也是晚间才收到误导他们的消息,都是阴差阳错,慕缇查取代了管理人的人,管理人耍手段篡改部门消息。”

  “部门的人去了分仓就被你逮个正着。”

  “你们也是倒霉,卷进别人的事里。”

  唐糯在一边用冰袋覆着肿胀的淤痕,刺疼从伤口破裂处传感到神经,只是他好像失去了对疼痛的反应,出神地盯着面前翻涌的海浪。

  “这个人把他留下。”唐飒突然开口拦住了要被带走的管理人,“部门的人是慕缇查本家叫来的,今天放过你,但是劝你再别来招惹慕缇查。”

  管理人微眯双眼打量着巴颂和唐飒,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哪怕是反抗也是以卵击石,不做声就当默认。

  “别让他跑了!”

  唐糯被一阵喧闹短暂地换回了意识,目光跟随着挣脱束缚的佘耀文逐渐收缩了瞳孔,他对这男人的恨意几乎在一瞬间爆发,三两步朝着声源处奔去,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容不得大幅度运动。

  佘耀文是打死了心必须要逃离这里,淌着海水往游艇的方向跑去,而他的人手只是为了给他打掩护而造成了混乱,等他跨上游艇的瞬间又服从于束缚。

  “佘耀文。”唐糯用全身的力气拽着佘耀文的衣服,“别想走!”

  海水飞溅落在唐糯眼里,他还是睁着赤红的双眼,在黑灯瞎火里胡乱摩挲,从之间溜走的海草一直摸索到佘耀文身上的衣料。

  “松手!”佘耀文慌了,朝着唐糯的方向猛踹几脚晒书踹到了唐糯的胸口,身后传来一声闷哼。

  唐糯想要趁此机会,逮住佘耀文给维斯一个交代,甚至是挖出劣质珠宝的事把鲁尔也连带扫除…更想得知佘耀文口中与自己相关的过往又是什么意思,是否和派吞的死也有关联。

  手心几次打滑,在沉浮的浪涛中甚至失去重心。

  “唔!”唐糯脑后受到一记重击,眼前一黑跌进水里,不仅呛了水,眼睛也被海盐水刺激的难以睁开,好不狼狈,“别…走。”

  佘耀文逮不到了,身后又多了一股力道把唐糯往后扯。

  ‘会死!’唐糯脑子里对于身后突然出现的拉扯有了如此明确的判断,“救…”水雾弥漫的视线内能够捕捉到朝自己的方向而来的救援人员,显然身后的人并不属于那一边的人。

  “原谅我!”唐糯对身后的声音有了判断,正是方才在总仓里像是精神涣散的那个年轻人。

  佘耀文冰冷地扫视了那人一眼,离开的相当迅速。

  唐糯闭上眼睛,身子往后倒去,撞击在一块凸起上,吐出口中的氧气埋没在粘稠的海水中,最后的意识停顿在皮肉撕破的声音里显得格外明显…

  “他怎么还没醒?”

  “头部受到重创,还有轻微呛水,问题不大,您不用太担心。”有人的声音在耳边盘旋着,“但是另一位就不是很乐观,伤口泡到盐水有点发脓炎症,现在高烧不退。”

  “我知道,我只想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醒。”

  好耳熟的声音…

  “一时半会…很难拿准。”

  那人似乎在按捺着某种情绪,光从声音的颤抖都能听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当时局面太混乱。”这是…巴颂的声音,“人已经控制住了,也老实招供了。”

  唐糯努力地把双眼挤开一条缝隙,从阴森的白色过渡到身旁的声源处,努力去寻找熟悉的声音是属于何人。

  “青…”开口时怀疑自己的喉咙里被人塞了上千把刀片,“青阳,林。”吐出一个完整的名字都足够吃力,唐糯在认出来人之后更是希望自己能扑向他。

  青阳林把事情丢到一边,三步并作一步往唐糯身边去,巴颂也自觉把空间让出来给他们。

  “别说话,先抿水。”青阳林让唐糯枕着自己的肩膀,先用棉签在他干涩的唇上补充一星半点的水分,“醒了就好。”

  唐糯仰头看着青阳林,下巴上已经可见青渣,下颚线都分明了许多,抓着青阳林回暖的双手,唐糯不说话,眼里却装着各种复杂的情绪。

  ‘差点以为见不到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