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 > 090 他迎着千军万马走去

090 他迎着千军万马走去

    《战斗全在八秒内结束马沙》来源:https://www.xread8.com
  不过这个危机条没有闪,按照大剧院那次的经验,这表明危险来自马沙知道的方向。

  于是马沙在确定暂时不会有人找自己说话之后,操控乌鸦向西飞去。

  当然他不敢看太久,确定航向无误之后,就给了乌鸦一个一直飞的指令,又切回自己的身体。

  这边大家还在安慰阿贵。

  马沙正打算继续操控乌鸦,阿贵突然大喊一声:“好啦好啦!我没事了!”

  他站起来,用手狠狠的抹了两把眼泪,转身面对马沙:“我知道,您不喜欢别人跪您,只能用说话来表决心了,我……我……我嘴笨,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马沙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有人拉他的裤脚。

  一般会拉他裤脚的也就苏苏,所以马沙立刻低头,结果看见的是个小女孩。

  “贵人叔叔,你刚刚唱得太好了,这是我珍藏的糖,给你。”小女孩说着抬起手,张开五指,掌心是一颗锡纸包着的糖果。

  糖果不知道融化又凝结了多少次,形状都变了,锡纸的边缘也渗出了不少。

  看凝固的糖,应该是最常见的麦芽糖。

  马沙也就小时候吃过,那时候中国还不发达,大白兔奶糖都是工厂福利社才有的好东西。

  一般的孩子能吃到的糖,就是小学门口每天农民弄个桶来卖的麦芽糖。

  只要给一毛钱,农民大婶就会打开桶子,用竹签挑一大坨软糖,卷一卷递给你。

  那时候马沙觉得那是自己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看到这颗糖,马沙百感交集,他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揣了这颗糖多久,也不知道这孩子怀着什么样心情忍下了想吃的冲动。

  马沙:“我长大了,不吃糖了,你吃吧。”

  小姑娘摇头,一对羊角辫拨浪鼓一样来回甩:“不行,阿贵叔叔是好人,救了我爸很多次,你救他,相当于救我爸,是大恩人。你吃吧。”

  马沙蹲下来,轻轻抚摸着小姑娘的头:“真乖,我也有这样一个妹妹……”

  “我见过,叫苏苏。”小姑娘抢白道,“她可好看了。”

  那可不,苏苏上次过来,穿的是安德里亚专门给她挑的小礼服,用料什么的都极尽奢华,款式也是老英格里斯传过来的最新款。

  再看看这小姑娘穿的,跟阿Q正传电影里的阿Q似的。

  马沙突然有主意了:“行,你这颗糖我就收下了,我要给你一张欠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要送你一套新衣服。”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生日不都是老寿星过的吗?我才六岁啊?”

  马沙扶额。

  原来这个年代没有给小孩子过生日的习惯吗?还是说,太穷了,所以干脆不过?

  马沙心情很复杂,他想每一个震旦小孩都能穿上好衣服,不用为生计担忧,开开心心的上学去。

  他想这些孩子们可以不用这么懂事,可以任性一点,熊一点。

  尽管他上辈子最讨厌的就是熊孩子。

  马沙:“行吧,总之这个糖我收下了,我们震旦人讲究礼尚往来,收了你的糖,我一定会给你选个好礼物的。”

  他一边说,一边把黏糊糊的糖揣进兜里。

  小姑娘:“我不要。那不就显得我是为了这个才送你糖吗?”

  马沙笑了,他突然想认识下这姑娘的父母,他们能养出这么质朴善良的孩子,应该也是忠厚的老实人。

  他正要开口,缺突然被视野角落的乌鸦分享画面吸引了注意力。

  那画面里,赫然是一只仿佛从《指环王》电影里跑出来的黑色大军。

  他立刻切了过去,用乌鸦的眼睛看着地面上挺进的大军。

  ——我草,哈迪克你个乌鸦嘴!谁说他们不会这么快来的,这不就来了吗?

  马沙扭头一看,发现乌鸦已经飞了很远的距离——这短短几分钟就飞这么远,我的乌鸦是不是有飞行速度特化啊?

  估计敌人离城市的距离已经在十公里以内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敌人的移动速度不快。

  马沙切回自己,然后看见面前的小姑娘都快急哭了:“你们快看看啊,恩人他突然灵魂出窍啦!”

  马沙拍了拍小姑娘肩膀:“没事,我回来了。”

  然后他站起来,对周围人说:“快!别收拾东西了,带上你们的家人,进城去!恶魔的大军来了!”

  说这话的同时,马沙视野角落的画面没了,显然他的乌鸦又“香咗”。

  马沙更急切的催促:“快啊!动起来!大军从西边来了!你们不进城就会成为他们的开胃菜!”

  他一边催促,一边留意了一下危机条。

  得了,这下危机条已经缩短到看不见了,说明这次的危机比上次还大。

  然而周围的震旦人都没什么反应,可能在他们的视角里,马沙就是突然发了下愣,然后就跟鬼上身一样开始大喊大叫。

  这时候阿贵开口了:“你们都听到了!快啊!去找自家人啊!先躲到土墙后面去,快!”

  这下人们才动起来。

  阿贵却没有动,而是径直向马沙走来。

  马沙:“怎么了?”

  “贵人老爷,洋大人不会让我们进城的,上次他们开枪了。真要让我们进城,还得找夏亚·阿兹纳布老爷来。”

  马沙:“那就来不及了。敌人离这里不到十公里了!你觉得我还能跑五六公里回要塞去找阿兹纳布吗?这样,我去说服他们。”

  阿贵迟疑了:“您?这……我们都很尊敬您,但是洋大人不会啊,看到震旦人他们就只会鼻子冲天。”

  马沙二话不说上马,也不管格温多琳了,纵马奔向土墙。

  格温多琳自己骑上马,跟上马沙的步伐。

  **

  土墙上有不少监工的治安官,现在他们正严阵以待,神情紧张的看着逐渐聚集起来的震旦人。

  马沙飞奔过来,用英格里斯语对着他们喊:“敌人来了!敌人就快到了!”

  为首的治安官扯着嗓子喊:“我看到你们击退石像鬼了,别想用这个理由进城!”

  马沙:“不是石像鬼,是在后面的恶魔大军!数不清的恶魔和魔兽,还有僵尸骷髅从西边来了!”

  治安官拿起自己胸前挂着的旧望远镜往西看:“我什么都看不到啊。”

  “等你看到就晚了!”马沙说,“现在让震旦妇女和儿童进城,然后震旦男丁会和你们一起在土墙抵挡恶魔大军!”

  拿望远镜的治安官:“我看不到,什么都没有。”

  另一个治安官揶揄道:“怕不是震旦人想进城占领那些空房子,我听说了,很多有钱人已经跑了。”

  马沙正要继续说服,拿望远镜那个治安官说了句“我的洛山达啊”。

  看来他是光明之神的信徒。

  他扔下望远镜,冲向土墙上插着的警钟,玩命的摇起来。

  马沙:“你看到了吗?震旦人在外面会被虐杀的!然后他们会被敌人当中的死灵法师变成骷髅兵。不想打骷髅就让他们进城去!”

  摇铃的治安官看了马沙一眼:“这……我得请示上峰……”

  这时候,一名骑兵从城外那个小堡垒的方向跑来,一边跑一边喊:“所有治安官,立刻撤进要塞!所有人,立刻撤退进要塞!”

  马沙叫住传令兵:“谁的命令?”

  “哈迪克准将通过灯光信号下的命令,你自己看!”说着传令兵一指要塞。

  马沙向要塞看去,棱堡要塞一般都不是很高,但是这个时代情况不一样,这个时代棱堡里面有工坊和车间,所以一般都有很高的烟囱,烟囱上有瞭望哨。

  现在棱堡烟囱上的瞭望哨正在发出灯光信号。

  马沙本来是读不懂摩斯码的,但是他有翻译机。

  他是没想到这个翻译外挂连摩斯码都能搞定。

  要塞的摩斯码说:“敌人大部队突然逼近,所有武装部队立刻收缩回要塞,不得耽搁。”

  摇警铃那个治安官也不摇铃了,对他的部下大声说:“你们都听到了,我们走!”

  马沙赶忙翻身下马,拽住治安官们的衣袖:“等一下!哈迪克准将亲口跟我说的,不会让平民进入要塞的!全城的妇女和儿童他都不会管!”

  治安官中有人怒骂:“放尼玛的屁,怎么可能!”

  “用下你的脑子,”马沙提高音量,“妇女和儿童有至少一百万人没跑掉呢,全放进要塞了,就算装得下,他们吃什么?要塞的存粮够一百万人吃几天?要真这样,敌人甚至不用攻城,等几天要塞内就没活人了!全饿死了!”

  治安官们面面相觑。

  马沙:“你们有没有家人?有没有老婆孩子?你们躲进要塞了,你们的老婆孩子会在外面被残杀,被吃掉,而那些有钱人的老婆孩子都会好好的被保护在要塞里!你们不是牛仔吗?牛仔是这样的吗?”

  治安官们沉默着。

  不但马沙面前这群治安官沉默着,远处的治安官们也全停在原地看着这边。

  那个胸口挂着老望远镜的治安官骂了一句:“干,好像是这么回事。想走的就走吧,我要留下来。”

  “他妈的,我居然觉得一个震旦人说得对。”

  治安官们全都骂骂咧咧的回到土墙上。

  马沙:“光你们留下来没用!你们要让你们的同伴一起留下来!留下来的人越多,守住的可能性就越大!”

  “马修!”挂望远镜的治安官喊,“骑着你的马,沿着土墙喊,说老兰巴不走了,要为了老婆孩子奋战一把!”

  “好嘞!”

  得令的人跑下土墙,牵了自己的马,翻身上马狂奔起来,一边跑一边喊:“老兰巴留在土墙了,准备为了老婆孩子奋斗一把!有钱的大人物们不会让你们的老婆孩子进要塞的!纯爷们就留下来!”

  马沙:“还有,震旦的妇女和孩子放进城,震旦的男人们会和你们一起战斗!我保证!”

  老兰巴挥了挥手:“进去吧!”

  马沙回头:“女人孩子进去!男丁留下来帮着守土墙!”

  他身后聚集的震旦人就等这一句了,女人和孩子立刻涌过土墙。

  但是十万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撤退进城里的。

  而且还有很多人没得到撤退的指令,现在还陆续有人从棚户区中露头,越过土墙前宽阔的壕沟。

  还有人推着独轮车,把自己那点破家什也带上了,沿着进城的路走。

  马沙在马背上站起来,忧心忡忡的看着西边逐渐逼近的敌群。

  感觉就以这么点治安官,还有几万震旦劳工挡不住这些人啊……

  要是安德里亚的机枪在——估计也挡不住。

  马沙正绞尽脑汁想办法呢,背后传来一声惊呼:“你们干嘛?”

  他扭头一看,发现几个膀大腰圆的工人从背面爬上土墙。

  “我们听说了情况,正在动员工友们。”为首的工人说,“老爷们肯定不会保护我们和我们的家人,所以我们只能自救了。公司的厂卫都跑了,工友们正在开武器库,武装好了就会过来!”

  面对意想不到的强援,马沙感觉鼻子都有点酸。

  这就是产业工人的觉悟吗?这就是****的先进性吗?

  马沙:“但是还要多久?敌人马上就到了。”

  “今天早上,就有人送消息给我们说,侦察队回来了,可能情况不太妙,那时候我们就开始串联准备自保。”

  马沙皱着眉头,侦察队回来,情况不太妙这些都是机密情报,能把这情报送出来的人——反正他自己没送,那么可能的选项就只有一个了。

  ——范陶特这个人,马沙是越发看不懂了。

  工人又说:“尽管我们从早上开始准备,但是武装完成并且拉上来,恐怕还得半个小时。我们的观察哨看到了要塞的灯光信号,立刻就来通报了,然后就派我过来稳住治安官们。”

  马沙:“半个小时么,敌人推进速度不快,应该赶得及。”

  话音刚落,要塞那边传来炮声。

  这个时空火炮技术显然靠着炼金术和不科学的科学有了极大的提升,现在就有可以打这么远的火炮了。

  马沙等了十几秒,终于看见炮弹在敌群中炸开花。

  土墙上的治安官欢呼起来。

  然而,炮击让敌人突然提速了。

  马沙想骂娘。

  他扭头看了眼还在往城里跑的震旦妇孺,又看了看远处的敌人,总感觉时间赶不上了。

  ——他妈的,为什么总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时候,一台红色的动力装甲出现在马沙的视野里,它使用气垫喷射快速机动,灵活的穿过大街小巷,绕考正涌入城的人群。

  动力装甲背后骑着同样穿动力装甲的苏苏。

  马沙突然觉得安德里亚这个造型,像极了雪人努努。

  产生这个联想的刹那,他回不去了。

  安德里亚到了马沙跟前,然后瓮声瓮气的说:“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帮助。”

  “是的,感谢你的增援,哦不是,安德里亚。但是请你马上回去。带上我的妹妹。”马沙说。

  安德里亚:“我不!另外,我要告诉你,运了机枪和两车弹药的马车也在往这边来。那个机枪太重了,作为动力装甲的武器有点不合格。所以今天我还是用这个。”

  说着她举起从托马斯·阿尔瓦那边缴获的手摇加特林。

  “子弹打完了就用你推荐的斩矛。”她说。

  话音落下,雪莉从天而降,对马沙说:“好多敌人!还有空中部队!我感觉守这个土墙不行,得退到后面房屋里去。这个土墙应该能起到迟滞的作用。”

  最开始支持马沙的治安官老兰巴附和道:“是的,有石像鬼的话,就应该转移到后面的房子里去,这土墙作为迟滞物其实还挺好的,比后面那个木篱笆强多了。

  “但是,我们转移到建筑物里去需要时间。”

  马沙咬牙。

  时间,时间——干你娘,要塞为什么要开炮啊!

  现在要塞还在持续不断的开炮。

  造成了多少杀伤马沙是不知道啦,但是肯定要塞每射出一发炮弹,敌人的挺进速度就会更快一分。

  这个刹那,马沙甚至有个冲动,想干脆扔下一切,躲进要塞算了。

  躲进要塞的话,危机条应该就会恢复原状了吧,毕竟危机解除了呢。

  马沙焦急的在土墙上踱步。

  老兰巴:“如果我们要退到建筑物里去,可能会还来不及布置好就遭遇袭击,搞不好会一触即溃。现在这个情况,还不如在土墙上和他们拼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现在,马沙俨然成了拿主意的人,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获得这个权力的。

  所有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马沙。

  马沙踱步的过程中,突然觉得裤子有点湿了,一摸才发现是裤兜。

  裤兜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渗出来了。

  他从裤兜里摸出一个锡纸包着的麦芽糖,糖因为炎热和马沙飙升的体温溶化了。

  马沙凝视着这颗糖。

  ——干,我在犹豫什么啊?

  ——该做的事情不是只有一件吗?

  马沙扭头对老治安官说:“退去房屋组织防御!快!”

  “可是……”

  “我会想办法拖住敌人的!”他喝道。

  老治安官回头下达指令。

  马沙则专项聚集在城墙上的震旦男丁,换震旦语说:“为了对抗蝙蝠鬼,我们要退进房子!你们跟过去,守在每栋楼的门口,掩护洋人枪手!”

  “得令!”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阿贵大声回应,仿佛他是震旦帝国的兵丁,“可是敌人就要冲过来了……”

  马沙:“我会想办法,你去就对了!”

  震旦男人们领命,跟在向建筑物移动的治安官们后面走了。

  马沙看了眼棚户区。

  还有人在不断的从棚户区跑出来。

  马沙看见一个一对夫妇,男的抱着个孩子,女的胸前挂一个手上牵一个,五口之家向着这边猛跑。

  被大人拽着跑的那个小孩子还攥着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小玩偶。

  ——原来这个世界也有齐天大圣孙悟空啊。

  马沙盯着那个小人。

  他想起来小时候第一次看上美拍的《大闹天宫》,那时候他心潮澎湃,做梦都是自己化身大圣一骑当千。

  现在,到时候了。

  他撕开那颗已经化掉的麦芽糖的锡纸,把糖扔进嘴里。

  感觉和甘甜一起扩散开的,还有千百倍的勇气。

  马沙掷地有声的说:“你们也听到了,我们需要时间重整防御阵型。

  “为了正在哺育未来的慈母。

  “为了尚未成为母亲的少女们。

  “为了拥有未来之光的少年们。

  “为了……”

  “啊啊啊啊啊!”背后传来的喊声打断了马沙的话。

  小白炮弹一样飞过马沙他们身后那排房子,以一个标准的抛物线越过了高高的土墙,然后脸冲下扎在了壕沟里。

  她腰上是安德里亚给她造的那个“立体机动装置”。

  被打断了演说的马沙迟疑了一下:“你……还活着吗?”

  小白一听这话,砰的一下把自己拔出来了。

  “没有!我命大着呢!你们也接一下我啊!”小白一边抱怨一边站起来,“嗯?你们在干吗?这土墙为啥没人了?”

  马沙扶额,尼玛的,把我刚刚酝酿的情绪还给我啊啊啊!你这个气氛破坏机,不要连这个气氛也破坏啊!

  这时候格温多琳突然走到马沙面前,直勾勾的看着他。

  马沙:“怎么了?”

  格温多琳:“你知道,我们有些人会死在今天吗?”

  马沙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你没办法救所有人吗?”

  马沙:“我知道。”

  “那你还打算做你想的事情?”

  马沙品了下嘴里的甘甜,才回答:“是的。”

  “这样啊,那你毫无疑问是个英雄呢。”格温多琳一副满足的表情,退到了一边。

  马沙的系统里,格温多琳的标签发生了变化。

  “作为英雄的追随者,她不会动摇,也不会迟疑。她毫无疑问的有一骑当千的气概。”

  马沙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被小白扰乱的心弦。

  “总之,”他说,“迫近的大军,就以我们六人来阻挡吧。”

  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如果有来生,还想和你们一起组队。”

  说罢他拔出枪,翻身上马。

  他的枪里只有六发子弹,但是他迎着千军万马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