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金牌归你,你归我 > 第 4 章 帮忙
    《金牌归你,你归我》来源:https://www.xread8.com
  “来了来了,快看,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是不是长的很好看!”

  程真趴在二楼观众席的栏杆上死命冲他的小学妹挥着手,奈何人家压根没往这儿瞅一眼。

  谢拾安背靠着栏杆吸着手里的冷饮。

  “不用看我都知道人家压根没理你。”

  “嘿,我说,给自个儿积点口德成吗?我这不是要休学了吗?以后恐怕就得天天训练,再也见不到了。”

  “岂止天天训练,还要严格控制饮食作息,早上六点起来跑操,晚上11点才能休息,熄灯前还要点名,可比高中管的严多了。”

  一旁的女生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拾安,看在橙汁儿请我们吃刨冰又喝饮料的份上,少说两句吧。”

  谢拾安哼了一声,这才作罢。

  “看在语初的份上,放你一马。”

  “你从小就听她的话挤兑我,咱俩从幼儿园起可就是同班同学了啊,也没见你听我的。”

  “同班同学又怎么了,我和语初还是邻居兼队友呢。”谢拾安故意挤眉弄眼,这一句“语初”叫的那叫一个亲昵无间。

  三个人从小一个小区里长大的,乔语初家和谢拾安家是门对门的邻居,而她因为和程真年纪相仿,从幼儿园起,两个人整整做了十二年的同班同学,直到程真搬家高中去了就近的城南一中就读,而从小到大,谢拾安的一大兴趣爱好,就是挤兑人,准确来说,是挤兑他。

  程真气的哆嗦:“你……你你你你这个跟屁虫!”

  “你说什么?”谢拾安捏紧了手中的饮料瓶子。

  “跟屁虫,跟屁虫,略略略。”程真一边说一边往乔语初身后躲。

  谢拾安也不跟他啰嗦,就要动手。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扭打在一起,场面分外血腥,真是冤家路窄,见不得也离不得。

  乔语初扶额,左手拉过一个,右手把谢拾安拽进怀里,统统按在了栏杆上。

  “好了好了,看比赛哈,哟,不错,橙汁儿,你的小学妹得分了啊。”

  一提到小学妹,程真什么都忘了,乐的眉眼都开了花。

  “学妹,加油!!!”

  一旁的谢拾安直翻白眼:“又不是一个学校的,叫什么学妹套近乎也不嫌瘆得慌。”

  “你懂什么?全天下漂亮好看性格又温顺的妹妹都是我学妹,当然,某人除外哈。”

  这话说的谢拾安又要踹他,却被乔语初拦住了,她指着场下左边一方,语气颇有些赞赏。

  “不错啊,通过快速勾对角让对方疲于奔命露出了后场的破绽,反手就是一个点杀压线得分,这一波有点水平啊。”

  和程真一听到“学妹”两个字什么都忘了一样,谢拾安一听到羽毛球相关内容,什么都可以抛诸脑后,此刻也聚精会神看起了比赛。

  场上进行的是女双的比赛,右边的两位选手其中一个穿粉色衣服及肩短发的,就是程真口中的小学妹,江北二中的校队队员。

  而左边的两个,胸口的校徽和程真的一模一样,是城南一中的队员。

  场上的局势只有开局江北二中这边得了几分,很快就被追平,刚刚那个球落地,已经被反超了。

  双方换边发球。

  周沐和简常念互相击掌以示鼓励,同时余光悄悄瞥了一眼上面,小声道。

  “常念,常念,我怎么感觉他在看我啊,我好紧张,手心里都是汗。”

  简常念也好久没打球了,转动着手里的球拍,人多的地方她也有点紧张,但此时此刻只得调整着呼吸,一心一意只盯着对面的动作。

  既然站在了赛场上,她还是很想赢的。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功夫想别的,还想不想赢了。”

  “想想想,发球,发球。”

  站在门口观赛的严新远乐呵呵地指着场地中左边的一方:“看见没,城南一中穿灰色衣服的那个女生,一个顶俩,可比你们二中的强太多咯。”

  宋威也纳了闷了:“嘿,往常也和他们打过比赛,没听说过城南还有这号人物啊。”

  严新远边看比赛边摇头晃脑做着点评:“身体协调性不错,但缺点爆发,技术嘛,有一些模仿其他世界名将的影子,在同龄人中算出类拔萃的了,但给我的感觉就是基础打的不好,步法不扎实,所以打出来的球欠点火候,说严重点就是虚有其表,没有学到其中精髓所在,可惜了。”

  看台上的谢拾安也来了兴致,支起了脑袋,捅了捅程真的胳膊。

  “哎,橙汁儿,左边,左边那个穿灰衣服的女生不是你们城南一中的么,把你的小学妹打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毫无还手之力哟。”

  眼看着学妹第一局就要输了,程真正烦着呢:“去去去,不就是输了一局么,第二局肯定能打回来!”

  话说完,他也多看了那灰衣女生几眼,心里直犯嘀咕:“我怎么没在学校里见过这人啊,难不成是新生……”

  乔语初和谢拾安对视一眼,一个耸肩一个摊手,表示没辙。

  程真是外行,看不出来场上实力悬殊,她们却知道,别说再来一局,就是再来十局也赢不了。

  程真和他的小学妹多半是要心碎太平洋了。

  中场休息,程真跑下去给她的小学妹送水去了。

  简常念也拧开了矿泉水瓶补充着体力,周沐手上拿着半瓶水却不喝频频往身后望,程真正给他的小学妹忙前忙后,又是扇风又是递零食的。

  周沐一使劲,矿泉水瓶都快让她拧歪了。

  简常念看不下去一把夺了过来:“行了行了,不喝也别浪费东西。”

  “他……他到底还是不是城南一中的啊!怎么跑去江北跟人家跑前跑后的嘻嘻哈哈!”

  看着自己的对手和程真羞涩互动,眉来眼去的,周沐鼻子都要气歪了

  简常念咕嘟咕嘟喝完了半瓶水,拿手背抹了抹唇角的水渍。

  “你还看不出来吗?你的学长啊……”

  她话音未落,刚刚还怀疑她水平的李佳佳也凑了过来,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肩膀。

  “行啊,看不出来你还蛮厉害的。”

  简常念往旁边侧了侧身,神色如常。

  “没有,对手也很强,是我和周沐配合的好。”

  果然,李佳佳又去拉住了周沐的手。

  “我就说嘛,一人成木,二人成林,看你们配合的这么好,我都想打双打了。”

  就这打比赛的一会功夫,程真的眼睛跟个锥子似的,一直盯着这里,第一局刚结束就往下跑,虽然去的是江北那边,但也让李佳佳有些羡慕。

  “我跟你们说,对面的那个穿粉衣服的那个女生,也是很厉害的,第二局你们可千万别给机会,一鼓作气赢下她们。”

  周沐摩拳擦掌:“那可不,好让他们江北知道知道谁才是江城市高校第一。”

  李佳佳四下瞅了瞅,示意她们两人凑近些,压低了声音道:“就那个穿粉衣服,霸着学长不放的那个,叫孙倩,耍过很多朋友,有社会上的,也有学校里的,听说才高二就已经……”

  李佳佳欲言又止,脸色有些红。

  都是青春期的孩子,周沐腾地一下就红了脸,捂住了嘴,半天才回过神来,义愤填膺的。

  “不是吧,那她还和学长走的那么近!”

  “这事我也是听我在江北上学的表哥说的,学长是咱们学校的,肯定不知道内情啊!”

  “不行,我得去……”周沐说着就要往外走。

  简常念一把把人拽了回来:“我想上厕所陪我上厕所。”

  “我……”周沐还想说什么,简常念揽过她肩头,把人半拖半拽着拉走了。

  “快点快点,来不及了。”

  身后李佳佳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冲她们招着手。

  “周沐,第二局加油,你们可得给她点颜色看看啊。”

  ***

  看着简常念和周沐离开了场地,江北二中穿粉色衣服的那个女生想了想,小声跟队友说了句什么,也放下球拍,朝那个方向过去了。

  程真跟他的小学妹献完殷勤,又回到了看台上和好友们聊天,长吁短叹的。

  “你们不知道,我是在校外的奶茶店遇见她的,她在那兼职,后来跟他们店长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她在江北二中上学,单亲家庭,妈妈身体不好,每周要去医院做两次透析,此次参赛恐怕也是冲着奖金来的。”

  乔语初听了这话,看了一眼谢拾安,那个人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懒懒靠在了栏杆上听着MP3。

  她想了想,还是没把他的小学妹必输的事实告诉程真。

  直到周沐从洗手间出来,她还是有些忿忿不平的。

  “你刚为什么要拦着我去找程学长啊?”

  “你跟他说他会信?再说了,李佳佳既然早就知道这些,为什么不自己去告诉程真,而且这种道听途说的事,未必是真的……”

  也许是背后真的不能说人,简常念没走几步,一抬头,就撞上了话题女主。

  女生见她们留意到了自己,慢慢走上前来,揉搓着衣角,头埋的很低,声如蚊蚋:“那个……我叫孙倩,是江北二中的校队成员……”

  一见是她,周沐压根没什么好气。

  “我知道你叫孙倩,早就大名远扬了好吧,常念我们走,不要理她。”

  见她们要走,孙倩有些着急,上前一步拦住了去路,也顾不得什么了,径直脱口而出。

  “这场比赛你们能不能输给我?”

  “什么?!”周沐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没病吧?我们凭什么输给你啊!”

  “我……我知道你们很强,我和我队友加在一块儿,也打不过你们。”

  她说这话的时候看似是在跟周沐说的,实际上目光一直盯着简常念,在球场上全靠简常念的杀球得分,知道这人才是胜负关键。再看她从刚刚起就一言不发,感觉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这才径直扒住了简常念的衣袖,恳求道。

  “但是我有非赢不可的理由,算我求求你们了……”

  “什么非赢不可的理由,你就是想在程学长面前出风头!”

  被对手找上门来让球,再加上又听了李佳佳那番话,周沐肺都要气炸了,虽然不至于动手但也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多停留一秒,多跟孙倩说一句话她都觉得晦气,拉着简常念就要走。

  “你别想了!我们不可能让球的!赛场上见!”

  “我真的有非赢不可的理由,我……我需要钱……可对于你们来说,这不就是一场无关痛痒的比赛吗?输给我又怎么了?”见她们又要走,孙倩又扑了上来拦住她们的去路,前半段话还惺惺作态,低声下气地恳求,眼眶里含了泪水在打转。后半段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简常念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还是周沐反应快,一把把人甩开:“我看你不应该来打羽毛球,应该去当演员吧!”

  因着今天江北二中举办活动的缘故,体育馆里人还挺多的,洗手间外的走廊上人来人往,有不少学生的目光都被这一嗓子吸引了过来。

  有人窃窃私语:“这不是我们学校的孙倩吗?”

  “对面是城南一中羽毛球队的吧,刚不是还打比赛呢吗?”

  “嗐,我看城南的挺厉害的,多半是要赢了。”

  “孙倩哭什么啊?不就是一场比赛吗?别不是被欺负了吧。”

  眼看着周围人越说越不像话,周沐涨红了脸,大声道:“什么欺负?我们压根都没理她好吗?!是她主动扑上来缠着我和我朋友,让我们给她……”

  她话音未落,孙倩又扑了上来,扒住她胳膊,泪水涟涟。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们,但我还是想和你们交个朋友,你们不愿意就算了,何必冷嘲热讽……”

  周沐被撞了个猝不及防,脚下一个踉跄,气急败坏地就要甩开这块牛皮糖。

  “我说你这个人颠倒是非黑白有一套,不去演电影真是可惜了!”

  不等她抬手,孙倩已自己跌落在地,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干什么干什么呢!孙倩!你没事吧!”

  周沐话音刚落,一个白色的身影冲了过来,程真扒开人群,跑到了孙倩身边蹲下,神色关切。

  孙倩摇摇头,揩了两滴眼泪。

  “没……学长……我没事。”

  程真自始至终都没望她们一眼,而是把孙倩小心翼翼地扶了起来。

  “没事就好,比赛要开始了,我扶你回去吧。”

  “你……”周沐又急又气,还有几分委屈,就要开口辩解。

  简常念使劲拽了一下她胳膊,示意噤声。

  程真摆明了是相信那个女生的,无论她们说什么都没有用。

  虽然她也有些不忿,但不是为这个。

  简常念想了想,还是在他们即将离去的时候说了一句:“你把打比赛当成什么了?不想赢,那还有什么意义。”

  ***

  第二局开始,简常念再也没手下留情,频频得分,零封了对手来到了中场休息。

  简常念出色的球技也得到了不少掌声,相比她们这边的欢欣雀跃,孙倩那边可就是愁云惨雾了。

  就连自己的队友也在埋怨她。

  “我早说打不过投降算了,你非要打,这下可好,连我一块跟你丢人。”

  孙倩默默红了眼眶,咬着唇一言不发。

  台上的程真看的那叫一个气啊,就差捶胸顿足冲上去帮她打了。

  “她……她们这不是欺负人吗?刚在洗手间门口我还看她们拉拉扯扯的,孙倩都摔地上了,为了一千块钱至于吗?!”

  谢拾安不咸不淡地道:“我看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再说了,技不如人,怎么能叫欺负。”

  她话音刚落,程真嗖的一下看了过来,眼里亮起的光好似找到了救星。

  谢拾安依旧是那副淡淡的模样:“别看我,我不去。”

  程真放软了声音,故意嗲里嗲气的。

  “拾安,我的好拾安……”

  谢拾安眉头一皱,像甩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连连摆手把人拂开。

  “滚滚滚,别来恶心我。”

  下半场开局,严新远依旧站在体育馆门口看着这场比赛,乐呵呵的。

  “可以说是没有悬念咯。”

  “没有悬念你还看。”

  “你是没听到那个穿灰衣服的女生在洗手间外的走廊上说了什么,她说,不想赢的比赛,还有什么意义,就这一句话,哎,就值得我看下去。”

  好友琢磨着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你别是起了什么爱才之心了吧?”

  本是一句戏言,严新远却皱着眉头想了一会,摇摇头。

  “好的运动员都是从小开始培养的,高中这个年纪,着实晚了一些。”

  就在他们言谈之间,场上传来了一阵骚动,因为0:15的比分太过悬殊,孙倩的搭档心态崩了,嫌丢人撂挑子不干了。

  “要打你自己打吧,反正我不打了!”

  裁判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们:“那个,要不,你……”

  孙倩咬着唇,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裁……裁判,我继续打。”

  “啊这……可是这不符合比赛规定啊……”

  简常念转动着手里的球拍,在网前做着防守的姿势:“你再打下去也没有意义。”

  听她这么说,孙倩反倒把眼泪逼了回去,余光悄悄望了一眼看台上,从地下捡起球。

  “裁判,我还没有认输,这场比赛就不能算是结束。”

  “既然这样,周沐……”简常念看了一眼周沐,周沐懂她意思,二打一对孙倩来说不公平。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她讲公平,你忘了刚刚她在洗手间门口说什么了吗?!”

  话虽如此,周沐向来是个嘴硬心软的,在简常念的要求下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下去了。

  “常念,你要加油啊,打败她。”

  简常念和她击掌,点点头:“放心吧。”

  反正也只是一场娱乐赛,孙倩又哭的楚楚可怜的,输赢也不差这几个球了,再加上既然双方达成了共识。

  裁判无奈挥挥手:“好吧好吧,比赛继续。”

  简常念最后勾的几个对角又快又狠,压根没给她反攻的机会,即使孙倩因为救球频频摔倒在地也于事无补。

  她之所以打的这么激进,一来是想为自己的好朋友出口恶气,二来无论对手强弱,比赛就是比赛,就是要用尽全力。

  她已经很久没打球了,血脉里仿佛压抑着什么东西,在一点点躁动着,苏醒着。

  只有握着球拍的时候,她才可以什么事都不用想,脑海里只有“赢”这一个念头。

  又是一个角度刁钻的网前球,擦着孙倩的球拍落地。

  裁判摇摇头,又翻过一页。

  比分来到了0:19。

  翻盘已经无望了,但孙倩仍是强撑着球拍站了起来。

  看台上的程真又急又气:“你当真不去?你也是江北校队的啊!”

  谢拾安淡淡瞥他一眼:“我早就休学了。”

  按照少年的性格,这个时候多半是气急败坏,又叫又跳,然后再低声下气磨她的。

  谁知道程真深深看她一眼,扔下一句“谢拾安,你说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我以为你也是懂孙倩这样的境遇的!千百块钱对现在的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那是别人救命的钱!”说完掉头就跑了。

  谢拾安微皱了一下眉头,抿紧了唇角。

  乔语初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

  “拾安,我还是第一次看橙汁儿这么喜欢一个女孩,他马上就要去省队集训了,以后出来的机会肯定少,而且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个女孩确实可怜,看在这么多年朋友的份上……”

  谢拾安抬起头,目光笃定看着场中的那个灰衣女生,唇角微扬,眼底有一丝战意在酝酿。

  “我去,不过可不是为了他的什么红颜知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