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限时保护 >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限时保护》来源:https://www.xread8.com
  休闲厅里有瞬间的诡异。

  但赵青梦并不觉得她这个想法有什么奇怪,在她心里赵景杭不是什么正经人,如果真在身边带了个美娇娘,还假模假样的说是小保镖,玩个情趣,也符合他的作风。

  “怎么不说话啊,我说中了吧。”赵青梦一脸得意,走到了沈秋身边,侧着头打量她,“不过这个我挺喜欢。诶姐姐,你跟我哥多久了。”

  沈秋面色淡淡:“赵小姐,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女朋友。”

  “这样吗。那你考虑一下我哥呗,虽然他脾气不好,但是长得帅啊,是吧。”

  “长得帅不能当饭吃。”沈秋停顿了下,反应到自己说太顺了,又纠正道,“我的意思是,我只是个保镖,小姐不要拿我打趣了。”

  赵青梦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不过转头看到赵景杭明显沉下来的脸色,突然又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

  这保镖在呛她这位哥哥啊,可她哥竟然只是脸黑?

  赵青梦故意道:“啊!我懂了,其实你真正的的意思是,我三哥脾气不好,你不喜欢。”

  沈秋:“……”

  “那你看看我二哥怎么样,我二哥长得也贼帅。”赵青梦跑到赵修延边上,“你看啊,他脾气还好呢,可多人喜欢他了。”

  沈秋看了赵修延一眼,没做声。

  这赵家小姐,思绪太飘。

  “青梦,别拿别人打趣。”赵修延打断道。

  赵青梦嘟了嘟嘴:“哎呀,我就是开开玩笑嘛。”

  赵修延起身:“别闹了,走吧,去看看爷爷。”

  “好吧~”

  赵青梦不情不愿地跟着赵修延走了,沈秋目光随着两人的背影,落在了门口。

  “人都走了,还看?”身侧传来赵景杭的声音。

  沈秋收回目光:“我们也走吗。”

  赵景杭没有回答。

  沈秋不解地望向他,却见后者冷着张脸,一双眼睛跟要射杀她一样,剑尖上还淬着毒。

  “……少爷?”

  “才跟赵修延玩了几局麻将就眉来眼去,你是来保护人还是勾搭人?”

  沈秋怔了怔,道:“您别开玩笑了。”

  “是吗。”赵景杭轻车熟路地掐住她的脸,不满道,“挤兑我是一套一套的,换了他就不说话了,还真看上了?”

  又来,能不动她脸了吗……

  沈秋挣扎了下,却挣扎不开,反而被他捏得更紧了。

  赵阎王的脸近在咫尺,她似乎又闻到他身上那种掩盖疯批气质的淡香。

  沈秋抿了下唇,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真诚:“少爷,我能玩笑您两句是因为跟您比较熟,赵修延我不认识,当然不好说。”

  赵景杭眉头一压:“谁跟你比较熟了?”

  沈秋:“当然是您。”

  赵景杭冷哧了一声,脸上极其不屑,可手却是松开了:“少跟我套近乎,别以为老头在你身后撑腰,你就真爬我头上来。”

  “好的。”

  答得迅速。

  但赵景杭知道她在敷衍,这人就是这样,表面上好像很听话,其实比谁都目中无人。

  叮——

  手机响了,显示信息。

  赵景杭拿起来看了眼,是笔转账,赵子耀今天下午输掉的钱。

  这笔款数字挺长,但这不是让赵景杭舒心的点,他舒心的是赵子耀方才的脸色。

  他的快乐,总是能建立在赵子耀的痛苦之上。

  “刚才你拉我衣服,是提醒我别打那个?”赵景杭问道。

  沈秋意识到他是在说他打的那局:“嗯。”

  “你偷看了赵子耀的牌?”

  “没有,我只是看了下他打出来的东西,你手上那个很可能是他在等的牌。”

  赵景杭眉梢微微一挑:“看来,你真的会算牌。”

  沈秋谦虚道:“只是记性比较好。”

  赵景杭眯了眯眸,俯身,眼睛紧盯着她的眼睛。

  赵景杭长着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可近距离看的时候,只觉得阴沉邪气。

  被他一直盯,是个人,心口都会不自觉发慌。

  沈秋下意识挪开了视线:“少爷,还有什么问题。”

  赵景杭沉吟了声,有些好奇道:“你这种奇奇怪怪的保镖,老头从哪找的。”

  沈秋:“正常保镖公司。”

  “做这行多久。”

  这还是赵景杭第一次认真问起她的履历,沈秋流畅道:“我毕业两年,入行也差不多这个时间。”

  赵景杭哦了声:“所以之前都是跟着像陈诗琦那样的演员。”

  “大部分。”

  “跟着她那种人应该很轻松,突然转来跟我……”赵景杭嘴角扯了下,“老头到底给了你多少钱。”

  沈秋:“之前说了,合约内容不方便,您感兴趣可以直接去问——”

  “我给你双倍。”

  “什么?”

  “三倍也行。”

  沈秋无言了会:“……合同已经签了,我不会违约。”

  赵景杭轻笑了声,单手搭上了她肩,他俯首在她耳边说:“偷偷的谁会知道,我给你钱,你跟着我,虚假给老头汇报我的行程,这就行了。”

  “这个……”

  “你考虑清楚再回答。”

  “……”

  “行了,去开车吧,”赵景杭拍了下她的肩,“门口等我。”

  沈秋只好闭了嘴,转身往外走去。

  赵景杭看着她的身影消失,面色淡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赵正源送过来的这个保镖,查查。”

  ——

  沈秋自然没有答应赵景杭说的意思,她是想要赚很多钱没错,可是她对赵景杭的信任值太低,她生怕她一答应,他就抓住了她的把柄,转头就跟他爸说,她不是个合格的保镖。

  而她没有点头的结果就是,赵景杭又总变着法得折腾她。

  三更半夜突然要吃某个犄角旮旯的小东西已经不算什么,只要不是802包厢那种难缠的事,她都要烧高香。

  总之,她不像保镖,更像个任劳任怨的小助理。

  这期间,赵青梦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到了她的电话号码,三天两天打电话问她要不要打麻将,这位大小姐是个麻将迷,一天不打似乎就手痒。

  “赵青梦又给你打电话?”

  这天,赵青梦又找来了。因为正巧在车上,赵景杭也听见了。

  沈秋:“赵小姐想让我陪她去打麻将。”

  赵景杭靠在椅背上,微仰着头:“隔三差五打电话过来,我看她是想挖我的人吧。”

  沈秋:“应该不是。”

  “呵。”

  今天晚上赵景杭有个应酬,沈秋随从。

  这段时间跟他下来,赵景杭胡作非为的时候有,但也不全是胡作非为。

  毕竟光鲜浮华的表象下,看似逍遥的人也会被一把锁封住。

  两人下车到了酒店包厢后,赵景杭入了座,沈秋则和其他人的保镖或者助理一样,在外候着。

  大佬们的一顿饭总不仅仅是饭,明明三十分钟可以解决的事,他们可以谈一整个晚上。

  沈秋百无聊赖地在门口等着,晚上将近十点时,意外看到迎面走来个熟人。

  是她的前雇主,陈诗琦。

  陈诗琦见着她也有点意外,他们之前的合作算是友好型分开,所以她走过来时,还停下打了个招呼。

  “这么巧。”

  沈秋点头:“陈小姐。”

  陈诗琦看了眼她身后的包厢,清楚大概是她的雇主在里头,“没想到今天在这吃个饭还能碰到你,怎么样,跟这个老板合约什么时候到期,你要是想回来,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

  沈秋说:“到期还没得很。”

  陈诗琦耸耸肩:“行吧,签这么久,看来对方果然给你很多钱了。”

  沈秋浅笑了下。

  陈诗琦是在原先包间里待得闷了出来走走,所以见这个熟人便想多聊两句:“诶,把你从我身边抢走的什么人啊,演员吗,还是什么商务人士?”

  沈秋还没忘,陈诗琦为赵景杭要死要活的样子。

  她寻思着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然而她都还没想好要找个什么糊弄过去,包厢门就开了。

  里面吃饱喝足的人走出来,为首的那个,就是赵景杭。

  在酒局里走了一遭,赵景杭面色发型是一点没乱,只是衬衣扣子解了几口,衣领深处,稍有酒气晕红。

  “陈叔,之后的事,我们去公司再详谈。”

  被赵景杭叫陈叔的男人约莫五十多岁了,喝得满面红光,“好的好的,行啊景杭,果然还是年轻,这么多酒面不改色。”

  赵景杭道:“陈叔也是宝刀不老。”

  “哈哈哈,那行,回聊啊,我就先走了。”

  “嗯。”

  一众人先行离开了。

  赵景杭把手弯上随意搭着的外套往沈秋身上一丢,说:“走了,打电话给司机。”

  沈秋及时接了下来,“是。”

  “景杭……”陈诗琦从赵景杭出来时就已经呆住了,自上次之后,她没有再见过赵景杭。心思是不死的,可没有允许,不敢直接去招惹。

  “你的新雇主是他?”反应过来后,陈诗琦愤怒地看向沈秋。

  沈秋这会已经给司机打完电话了,面对陈诗琦的问话,如实点了头。

  陈诗琦立马就炸了:“你,你踩着我去认识他?沈秋我看错你了啊,我没想到你还是个会出卖色相的人。”

  沈秋缓慢地眨了下眼睛,色相……

  “不是,我之前——”

  “是啊,当个保镖也不正经。”赵景杭突然勾住了沈秋的脖子,压下身凑近了她的脸颊。

  他语调沉沉,却明显带了暧昧:“不过她也说了,跟着我好。跟着我,钱多。”

  沈秋:“……?”

  陈诗琦:“你们——”

  “走吧沈保镖,跟我回家……不正经去。”

  赵景杭是喝毒酒吧,一副要跟她同归于尽的架势?

  沈秋黑着脸去扯他的手臂,但他勾着她脖子的手跟铜墙铁壁似得,扒都扒不开。沈秋只好努力把手指挤进他的手臂和自己的脖子之间,以防自己被勒死。

  “……您这是在给我拉仇恨。”被赵景杭拖着走到了电梯口,沈秋才艰难出了声。

  “拉什么仇恨。”赵景杭道,“哪说错了,你不是因为钱多才跟我的吗。”

  沈秋很想翻白眼,就你这行为你这语气,鬼能听到正经想表达的意思。

  叮——

  电梯到了。

  赵景杭把人拽了进去。

  沈秋实在是呼吸不畅了,扣住了他的小拇指,用力往外一掰。

  “嘶……”赵景杭吃痛,匪夷所思地看着沈秋,“你找死?”

  沈秋大口地呼吸着,哑声道:“不拿开我才要死。”

  说完又抬眸瞪着赵景杭,隐忍道:“少爷,请问你是有虐杀别人的乐趣吗?!”

  因为刚才呼吸不畅,她脸色涨红,眼睛也因为生理反应浮了一层水光。赵景杭低眸看着,莫名又想起那天晚上的“小野猫”了。

  他眯了眯眸,突然笑了下:“本来没有,但看到你,好像有了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