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无错小说网 > c位从来不让人失望 > 第 28 章 暧昧横生。
  微凉的海风贯穿整个酒店房间,但不及此刻两人周边萦绕的温度。

  柏意忍着脸红,趁着他出神时拿起了他的手,自己去捡起他衣服上的水果,再放到打开的水果盖子里。

  宣适瞄了眼弹幕,全部还在啊啊啊啊啊,他视若无睹,抽了两张纸巾给柏意。

  她朝镜头前看了眼,干笑一下后应付那些半天没被他们赏一个眼神的粉丝,再低头边擦手边去看宣适衣服上的果汁:“宣老师去洗洗吧。”

  “没事。”他瞄了眼她的手,都湿漉漉的,“你去洗手吧。”

  “哦,好。”她没办法不走,擦干净也很黏腻。

  柏意起身,顺着跟粉丝说,“我去洗个手。”

  末了就溜了。

  宣适抽了纸巾自己擦衣服。他穿的浅色衬衣,西瓜汁水很多,扑通一下砸上去,衣服还是湿得很明显的,不过镜头里看不到,他就没怎么想管了。

  擦完衣服又擦了擦自己的手,刚刚碰到了水果。

  他做事慢条斯理不紧不慢,雪白的纸巾在一样白皙的几根修长手指间绕来绕去的擦拭,格外赏心悦目。

  屏幕前的观众被男神优雅的动作撩拨得不要不要的,都开始拼命地专注夸他帅。

  宣适看到了,但这没什么好回的,索性就继续收拾自己。

  抽了纸又擦了擦裤子。

  终于有粉丝问他是不是衣服湿了,去洗洗吧,去换一件还是怎么的。

  宣适一点都不介意走,就是觉得不太好两个人总是一块消失而已。

  所以他边擦着衣服边看着弹幕,表面上像是在和大家互动,其实是在看弹幕里有多少人让他走。

  终于一群粉丝看他的手好像擦不干净,水果汁总是湿黏的,所以纷纷让他去洗洗。

  宣适叹口气,起身:“行吧我去洗洗,抱歉,又走了。”话落毫不停歇地就溜了。

  柏意在隔壁的工作人员的房间中,其实已经洗好手了,正准备走呢,忽然见宣适过去,有些意外。

  她没关浴室的门,他径直进去,人站在她身侧打开水龙头洗手。

  柏意去看他:“弄到手了?”

  “一点点。”

  “哦。”

  擦完他随手拿了条毛巾弄湿,擦衣服下摆和裤子。

  柏意看着脸颊有些莫名的燥热。

  宣适透过镜子看到她微微变化的脸色,嘴角几不可察地微微牵了牵。

  “柏老师,帮我拿个纸巾。”他喊。

  柏意连忙去抽一侧的那盒湿巾,不过递给他的时候想起来他应该要拿去吸干衣服上的水,所以又连忙收回手,“哦这个是湿巾。”她放在洗手台上,再去抽那盒干的。

  宣适把毛巾拿去挂。

  柏意拿完回来见他在忙,就自己默默准备给他擦一擦。

  某个男人对着镜子看着这动作,觉得这哪敢劳烦她,心痒难耐地马上收回手去接她的纸巾。

  柏意怕和他再次碰到手,就及时缩回去。

  宣适差了一秒,没有接到那张纸。

  雪白的纸就那么顺着空气悠悠飘到了地上。

  宣适:“……”

  柏意:“……”

  她僵僵看着,看到半晌过去宣适弯身去捡。她崩溃地深深咳了起来。

  宣适低笑。

  笑声在不大的洗手间里格外显眼,越听着柏意越崩溃。

  宣适真的挺乐的。

  最后柏意实在是在他的笑声里扛不住了,忍不住低斥:“你别笑了。”

  他越发地笑。

  柏意:“……”

  她抓狂地靠上了墙,结果脑袋撞到后面的挂的吹风机。

  柏意吸了口气。

  宣适连忙伸手去揽她,宽大的手掌从女孩子的肩头穿过去,把人虚虚搂着往前,又抬起手掌去摸她的后脑勺。

  柏意早就顾不得什么了,低呼了句:“疼呜。”

  宣适马上给她揉了揉,又心疼又忍不住说:“你干嘛往后?”

  “那不都怪你吗?你笑什么?”她无意识地就娇嗔出声。

  他忍俊不禁,“纸不是你弄下去的?”

  柏意笑着推他:“我是故意的吗?我不是怕宣老师又被我占便宜吗?”

  “这话说的,我也不介意啊。”

  “……”

  他凑近一分,一字一顿逗她:“我一大男人,你、随、便、占。”

  “……”

  柏意深呼吸,继续推他。

  他乐了几下,“好好,不玩了。”手掌温柔非常地给她揉着脑袋,“抱歉了,我们意意。”

  “……”

  柏意眨了眨眼,忽然被这句话戳得醒神过来。

  目光所至正是男人的喉结处,他伸长了手在背后给她揉脑袋,所以她现在算是在他的臂弯里,这个姿势和他几乎是,相拥的姿势,她只要一伸手,就能搂过他精瘦的腰靠到男人怀里去。

  不过柏意当然没有这个梦幻的欲望,她只是在衡量两人眼下之间的距离,真的蛮近的。

  他说话间,喉结在澄澈明亮的光线中微微上下翻滚,格外性感。

  她眼珠子往上微挑,还能看到男人笔直流畅的下颌线,轻抿的薄唇,再然后是他高挺的鼻梁,一双微勾着眼尾的桃花眼。

  单看也很出挑的五官组成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孔。

  他微微低头。

  柏意猝不及防地直视进那双眼底,甚至可以看到自己自己的脸,连微微颤动的眼睫都清晰可见。

  宣适眼里也一样,她撩动的长睫在他心中直接划出一片水波荡漾,涟漪不断。

  气氛在这一刻是真的暧昧,实打实的暧昧,两人都清晰地感觉出的那种关于男女之间的……东西。

  清晰得好像一点就着。

  平时柏意还会在一些谈话和动作中动不动脸红,脸颊燥热;真到这种地步了,到彼此都意识到距离太近的时候,反而什么知觉都没有,就那么无声和他对视着,好像忘记去作反应了。

  倒是宣适很有分寸地抬起放在她后脑的手掌。

  柏意生涩地动了动身子,往后靠。

  宣适又及时去揽住她的身子,“别又撞到了。”

  “哦,哦。”她点点头,阖下眸去。

  视线从地下转了一圈,从他衣服下摆绕过去,最后她再转身面对着洗手台站好,“你衣服,擦擦吧……”

  “嗯。”宣适拿手上的那张纸去擦衣服,顺着恍若四方无事般地问了句,“还疼不疼?”

  “唔,好……好点了,没事。”

  被他抚摸过的头发泛着一抹温热的感觉,很舒服,虽然毛发下还有些许微微的刺疼。

  宣适擦少了一些衣服下摆的水,把纸巾丢入地上的纸篓里,再整理了下身上的着装。

  柏意想起来粉丝说他们穿情侣装,她知道不是,但是这会儿忍不住问问他:“宣老师,你今晚怎么穿这个颜色啊?”

  “喜欢。”

  “你喜欢蓝色啊。”她点点头,看一眼自己的水蓝色裙子,“还挺巧的。”

  宣适瞥过去:“你也喜欢?”

  “哦,不是,是说今晚穿一样呢,挺巧的。”

  宣适眼神从她的裙子上上下扫了两眼,“嗯,情侣装。”

  “……”

  她赶忙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确实像,你不觉得?”

  “……”

  柏意轻咳了下,在他的笑意里转身出去。

  一抬头就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凝神在看他们这边,那眼神,那脸色,好像在看什么线下激情直播一样。

  柏意:“……”

  她终于脸红了。

  宣适出来了,他倒是脸皮厚一点,直接把工作人员们的暧昧眼神给忽视掉了,随着她的脚步一起出去。

  见她还在摸脑袋,宣适又问:“还疼呢?”

  “没有,不怎么疼,就是一点点的异样感觉。”她放下手,轻吁口气去看他。

  四目相对,眼神在不甚明媚的酒店走廊忽然又迸发出一阵暧昧来,好像火花四溅一样。

  柏意慌忙收回视线,轻轻咳了下。

  宣适伸手在她后脑袋揉了揉。

  柏意身子一僵,但是没动静,继续往前走。

  开了隔壁房间的门进去,那一秒脑袋上的手就收回去了。

  那边被晾了许久的粉丝们像一群嗷嗷待哺的小狼崽,终于见到人回来了,而且是一起回的,瞬间屏幕就都炸开花了。

  坐下看了会儿也看不出弹幕都在说什么,柏意只能拖来水果盒继续吃起来。

  边吃边看,终于看到有粉丝调侃她不给宣适吃吗。柏意冷静微笑:“宣老师刚刚在隔壁房间吃了东西了,不然哪有那么久。”

  宣适:“……”他哪有吃东西?精神粮食倒是吃了不少。

  看到弹幕上有人问他们在古城好不好玩,问柏意第一次录综艺感觉怎么样。

  柏意边吃边愉快道:“综艺,挺好玩的,这个综艺大家都很好,然后云州古城也特别漂亮,那天我们去买东西,是下雨了,但是下不下雨,古城都别有一番韵味。……最近几天在干吗?这几天我们白天都在干活,割了几天麦子,”她笑,“不辛苦,风吹麦浪特别好看的,大家有机会可以来云州古城玩。”

  推销了一波后,大家又问起宣适第二季和第一季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

  他想了想,低语:“有什么不一样,很明显的不一样就是,身边多了个人。”

  满屏弹幕都啊啊啊起来了。

  柏意默默低头吃瓜。

  耳边传来宣老师跟观众的聊天:“柏老师怎么样?大家看视频就知道了,勤劳敬业。”

  柏意:“……”

  她被呛到。

  一群人笑着看她被呛红了脸,抬起头眼含嗔意得看着身侧的顶流。

  他微笑,“我说的是实话。”说着递过去一瓶水给她。

  屏幕上全都是「啊啊啊啊递水了,哥哥好温柔全世界最温柔的宣适!!!」

  柏意注意到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接过喝了两口,然后说:“也没什么勤劳敬业,这本来就是一个玩的综艺嘛,玩居多吧,去干活那是为了吃饭。”她笑,“不干活要喝西北风,经费不多,要自己赚,论敬业还得宣老师。”

  一群人全部刷他们在商业互吹。

  哦,柏意觉得也是,真是吹来吹去的,虽然都是实情,但是在镜头前这么说真的显得虚假。

  她好玩地笑了,也就不再说了。

  宣适视线继续淡淡地落在弹幕上,看到有人问他是不是和她并没有什么“没默契,没话可说”的情况。

  他嘴角的弧度牵了牵,开口为刚刚商业互吹正名:“柏老师唱歌,确实挺好听的,挺意外的,现场听更舒服。”

  弹幕一下子又刷起了「啊啊啊宣适又夸柏意呜呜呜」

  「哥哥太好了!!」

  「aaa没有云泥之别没有无话可说没有没有没有!!」

  「你那不是现场听哥哥,你那是她在你背上唱」

  「那是她唱给你听的!!!」

  宣适点点头:“嗯,我知道。柏老师很棒。”

  他这句“我知道”说得很温柔,“柏老师很棒”又是盯着镜头说的,眼神格外真诚,一下子粉丝都疯了,黑蒙蒙的弹幕模糊得柏意抬眼时完全找不到一句能看清的。

  她只能笑笑,继续去看水果盒子。

  有粉丝问她为什么喊他宣老师。

  宣适看一眼身侧吃着西瓜,鼓起了一抹圆润腮帮子的女明星,“问你为什么喊我宣老师。”

  柏意吃东西的动作停止住,看他。

  屏幕开始疯狂截图,都在啊啊啊说太可爱了这个鼓腮帮子太可爱了。

  柏意回过神,咽下下嘴里的西瓜,微笑着去看镜头:“哦,这是尊称啊,跟喊我们小院里其他人喊他宣哥是一样的。”

  弹幕又一致问她为什么不和其他人一样喊他宣哥。

  柏意一本正经地解释:“你们看前两天的节目了?我不太习惯喊宣哥,然后宣老师喊习惯了,我觉得挺好听的,宣哥好像还把他喊老了。”

  宣适:“……”当初是谁说,出道十周年了啊,这么老了。

  他但笑不语,配合着不说话。

  然后有人又问柏意为什么宣适也喊她柏老师。

  柏意说:“他是开玩笑的,我哪儿当得起什么老师,宣老师他就是偶尔开开玩笑,平时大家都是喊名字的,或者小柏。”

  瞬间弹幕就全部在让他喊小柏,喊一声听听。

  宣适懒洋洋瞥了下身侧的女人,“小柏,几点了,快下播了没?”

  柏意:“……”

  她瞄了眼已经黑了的弹幕,低笑一下去看电脑的时间,“八点快五十分了哦。”

  粉丝一刹那又后悔了,口径一致的说他们没直播一会儿!!都去喝水洗手了。

  宣适很自然地挑眉反问一众粉丝:“不是你们让我们去的?”

  柏意看着可可怜怜的弹幕失笑。

  终于宣适觉得没话可聊了,看到有人让他们合唱什么的,他就顺势说:“给大家弹首歌吧,不聊了。”

  一群人舍不得又开心到炸,但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宣适起身去拿吉他。

  柏意给他腾了下位置,剩下半个身子在镜头里,然后她就懒洋洋靠着桌子,托着腮看他弹吉他。

  偶尔也瞄一下弹幕,大家都在说让她唱歌。

  柏意说:“唱歌啊,宣老师的歌我不是都会唱,我唱得还算可以的是那个宣泄,大家已经在前两天节目里听过了吧。”

  观众又让宣适直接来一场宣泄,让她唱。

  柏意有理有据地笑道:“我平时哼两句就得了,现在直播呢就不班门弄斧了。让宣老师来。”

  宣适瞥了她一下,微微一笑,接着就哼唱起来他的宣泄。

  柏意一下子专心去听歌了,不再念弹幕;一边听歌一边做自己的吃播博主,抱着那一大盒水果吃着。

  不过宣适唱到几句不错的,她也跟着他哼两句,这时候弹幕就全部炸得像烟花一样灿烂,堪比过年。

  画面极为浪漫地唱了两首歌,就已经八点五十八分了。

  两人准备收场了,跟大家告别。

  满屏全是舍不得,都超级不舍。

  柏意温温柔柔地跟粉丝说:“大家下周节目上线见吧。”

  宣适也点点头:“下周见。”

  粉丝一下子都在问他们什么时候又直播,想看他们再次同框。

  这个柏意还真不知道,所以只能忽略掉了,其实她觉得基本不可能了。

  “拜拜,大家晚安。”柏意挥挥手。

  话落,两人就下播了。

  工作人员进来收拾电脑和灯具。柏意拿起那盒才吃了一半的水果盒,边走边吃。

  里面两根叉子,一直只有她自己在吃。

  柏意看反正这会儿没有直播了,就叉起一个递给宣适:“宣老师……”

  宣适正看手机上两人的热搜呢,闻言瞥了眼那块西瓜。

  刚好柏意身后有工作人员抱着电脑从她后面走过,她往前一步让路,这一下子就整个人往宣适身上靠去了。

  水果又差点往他身上砸去了,柏意快吓到了。

  宣适及时伸手握住了她拿叉子的手,然后,对视一眼,悠悠地在工作人员出门后,低头就着她的手把西瓜吃了。

  柏意:“……”

  他徐徐松开她的手腕,拐出去,背影飘来一句:“柏老师喂的,挺甜的。”

  柏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read8.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